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虫铁】愿意再吻我一次吗(小甜饼,短)







“我最近认识了一个男孩,他总是让我想起我曾经的样子。他快乐且充满爱心,见谁都吻,因为他认为每个人的是好人,都不会对他有什么伤害。这让我睡不着觉。”

“再说一遍他的名字?”

“彼得·帕克。”

“那个十分友好的高中生?”班纳停下了记录的动作,抬头问道。

“是的。”托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已经有好几天睡不着觉了。

“你烦恼的原因是他经常吻你?”

“这个不是主要的,那个孩子太没有防备心了。”

“单纯是他的优点,你为什么要因为这个烦恼呢?”班纳不解地问。

“昨天他和我一起执行任务,路上有个陌生人说是蜘蛛侠的粉丝,送给他一个棒棒糖,他非常开心地吃掉了。”

“你没阻止他?”

“他不听,趁我不注意塞嘴里了。”托尼有些无奈地说,“万幸真的是粉丝,如果是敌人假扮的,后果不堪设想。”

“你跟他谈过这件事吗?”

“没有,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得开口,托尼,这是很严重的问题!”班纳严肃的说。

 



 

这也是托尼站在彼得房间外敲门的原因。

开门的少年先是震惊了几秒钟,然后脸上充满了惊喜与激动,“斯塔克先生!我我我房间很乱,我没有想到您会来!您请进!”

托尼拍了拍彼得的肩膀,半参观式地走进了彼得的房间。

彼得手忙脚乱地在床上收拾了一小块地方,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托尼,托尼毫不介意地坐下,手指在空气中挥了挥,最终指向了彼得。

不出意外的,彼得又给了托尼一个吻。

“你不能这样。”托尼摸了摸自己被吻到的地方,“你不能见到我就吻。”

“可,可你是我喜欢的人啊。”彼得解释道。

“但没有人可以保证你吻的那个人也喜欢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是多么简单的一个道理啊!托尼觉得以彼得的智商应该不用自己再继续解释了,但是彼得低着头不说话。

托尼疑惑地拍了拍彼得的肩膀,“你听到我说的了吗?”

“听到了。”彼得抬头,托尼这才发现少年的情绪不太对。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这下轮到托尼手足无措了。

彼得擦了擦眼泪,“没什么,我明白了,斯塔克先生。”

这对于彼得来说确实是挺难接受的,托尼想。

托尼想给彼得一个安慰式的拥抱,却被少年一把推开了。

托尼很诧异,这么善良的孩子居然如此粗鲁地推开了他这个老年人。

 

 


 

“你说彼得不理你了?”班纳半躺在沙发里问。

“是啊,他一直躲着我。”托尼边回忆边回答,“他总是黑着一张脸,见到大家也没有那么热情了。”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目的达到了。”班纳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托尼最近总是喜欢三更半夜找他谈心,幸好这些日子大块头的脾气好多了。

“可是我明显感觉彼得不开心了。”

“你到底有没有跟他说清楚?”

“我觉得我说清楚了。”托尼自信满满地回道。

“你怎么跟他说的?”

托尼又重复了一遍。

班纳无奈地扶住额头,“那个孩子肯定误会了,你这是在告诉他你不喜欢他,你讨厌他的亲吻!”

“我是这个意思?”托尼的表情有些扭曲。

“是的,你就是这个意思。”班纳点点头。

“我不是啊。”托尼反驳道。

“你就是。”班纳起身,“我要去睡觉了,你再半夜把我喊醒,浩克要揍你的时候我就不拦着他了。”

 




 

第二天一早,托尼在厨房里看到了做早餐的彼得。

“嗨。”托尼边打哈欠边打招呼。

彼得不知所措地看了托尼一眼,然后拿着自己的三明治就要离开。

“你去哪?”托尼问。

“去外面吃。”彼得低着头说。

“为什么要到外面去,你不想看到我吗?”托尼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彼得将早餐盘放到了桌子上,深吸了一口气说,“是您那天晚上说,您不喜欢我,所以我想,我想如果我离您远一点,您可能会开心一点,我不想让您觉得我烦,让您……”彼得的尾音已经有了哭腔。

“不不不孩子,你误会了。”托尼赶紧打断了彼得,“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是您说我吻的人不喜欢我。”彼得抽了抽鼻子。

“我是担心你吻到坏人,不是每个人都不会伤害你。”托尼解释道。

“您怎么能这么想我?”彼得更难受了。

“我又说错什么了?”托尼被吓了一跳。

“我又不是每个人都吻。”

“可是你第一次见我就抱了我,第二次见我就吻了我。”托尼理所当然地说。

“因为那是您啊。”彼得着急地解释。

“你不是见人就吻?”托尼惊讶极了。

“不是!”彼得大声否认。

托尼停顿了一会儿,心里翻腾起一股浓浓的罪恶感。

“对不起,孩子,我误会了,我是害怕你被坏人……”

“我不是孩子了!”彼得再次怒气冲冲地反驳。

“好吧,彼得,这次是我错了,你愿意原谅我吗?”托尼用两只手分别搭在少年的肩膀上,看着少年红红的眼睛问。

彼得不愿意直视托尼的眼睛,低着头不说话。

 

 

“彼得,你愿意再吻我一次吗?”

见彼得不说话,托尼换了个说法轻声问道。

少年抬起头,愣了一会儿,然后一咬牙,径直吻上了眼前人的嘴唇。

托尼感受着少年稚嫩的吻技,甚至忘记了反抗。

“这是你要求的,托尼。”彼得舔了舔嘴唇,用难得强硬的口气说。

 

 


 

这天半夜,博士又听到了敲门声。

“班纳,你快开门!我睡不着觉!”

 


评论(16)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