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洛基是好神!(十二)(甜,锤回到复联一)

洛基突然发现索尔变得“不要脸”了




(一)(二)   (三)  (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




(十二)

 

索尔要疯掉了。

喜欢的人就在自己眼前,却只能看不能碰,有时甚至还得忍受他和别人的调情。

 

 

 

“你太过分了。”索尔从门口一旁拦住洛基。

洛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以缓解自己的偏头痛,不仅和宗师相处越来越不容易,索尔好像也越来越难缠了。

一开始他对索尔笑一笑索尔就能高兴半天,到后来需要随时满足索尔想抱一抱的要求,否则索尔就会发表一些偷飞船打倒宗师一类的反动言论,而现在——

“我又哪里惹你不开心了?”洛基将索尔搭到自己肩膀上的手轻轻拍掉,眼睛看向门外,没有跟索尔进行长对话的打算。

索尔将被洛基打掉的手再次搭到了洛基的肩膀上,稍微用力就让洛基转过身面向自己。

“我忍不了一个月,你每天当着我的面和宗师打情骂俏,我无法忍受。”

洛基皱起眉,“这个是我无法避免的,如果你还想要宗师的船的话。”

“我们可以直接偷一艘,你去偷登船密码,我去解决守卫,我们明天就可以回到阿斯加德了!”索尔饱含斗志地说着他的计划。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们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

索尔对于他们的约定出尔反尔,这让洛基有些生气。

索尔看着情绪明显不爽的洛基,只能将满肚子的话咽下,把计划暂且搁置一边。

洛基看着垂头丧气的索尔,绿宝石般的眼睛转了几下,像是随口说道:“宗师等了好久才等到晴空万里的一天举行婚礼。”

索尔反应过来以后猛然抬头,“你的意思是……”

洛基伸出食指在索尔面前晃了晃,“我可什么都没说。”

索尔心里的狂喜像一整罐蜜糖打翻在嘴里,甜得他说不出话。

洛基看着一脸傻笑的索尔,不由自主地也跟着勾起了嘴角。

 

 


索尔笑着笑着就停下了,用一种严肃而认真的表情看着洛基。

“我可以吻你吗?这里没有人,不,我不是说我们不是人,虽然严格来讲我们确实不是人……”

洛基有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将右手搭到索尔的肩膀上,身体微微前倾将嘴唇贴到了索尔还在胡言乱语的嘴上。

这个吻持续时间并不长,短到索尔回过神的时候,洛基的一只脚已经踏出门外了。

 

 

 

 “这不公平!”终于反应过来的索尔一把拉住洛基手腕把他拽了回来。

“又怎么了?”洛基没好气地问,索尔拉他的力气太大,他差点没站稳摔倒。

“你天天偷吻我,却不让我吻你。”索尔的语气好像真的受到了天大的不公一样。

“我什么时候天天吻你了?!”洛基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对于索尔颠倒黑白的说辞大声反驳。

“你还不承认。”索尔明显在耍无赖。

“我没空跟你在这胡扯,我得去看看飞船造得怎么样了。”

洛基想走,却又被索尔拦下了。

洛基忍住了直接捅索尔一刀的冲动。

“我们好不容易才可以单独相处,再留一会儿呗。”索尔请求道。

洛基被索尔的语气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你再用这种语气说话,我的刀下次想捅你的时候,我可不拦着了。”

“那你让我吻回来。”索尔提出了一个在他看来最低的要求。

但洛基这次先是跟宗师相处耗费了大量的脑细胞,本想赶紧去检查一下飞船的进度,然后回寝宫休息,结果被索尔拦在半道,说一些没头没脑的话。

 

 


于是洛基直接忽略了索尔的小心思。

“那我以后不再吻你了,这样你看公平吗?”洛基威胁道。

这个威胁很管用,索尔马上就闭嘴了,侧身给洛基让了一条离开的路。

洛基临走前看了索尔一眼,嘴角勾起一抹不自知的微笑。

 


 

洛基或许永远不会跟索尔说,索尔对他死皮赖脸的样子,其实让他的心里感觉暖暖的。

 

 







(总感觉自己没有写出洛基是个好小伙这个主题)

【锤基】洛基是好神!(十一)(甜,锤回到复联一)




(一)(二)   (三)  (四)(五)(六)(七)(八)九)(十)

 


(十一)


洛基被索尔粗暴地拉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索尔不算温柔地松开了洛基的手。

洛基活动了一下被攥痛的手腕,丝毫不畏惧满脸怒意的索尔,随便找了一块石头坐下。

“你怎么也来这里了?”洛基抬头问索尔,由于石头有些高,洛基的腿不自觉地晃了起来。

“你还真是悠闲。”索尔压抑着自己的怒意。

 

洛基被吸进虫洞的那一刻,索尔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彻骨的寒意从头贯彻到脚底。

索尔从没有如此不顾一切,谁都知道进入一个未知的虫洞等同于自杀,但等到索尔可以思考的时候,他已经身处萨卡星了。


“我都在这个地方大半年了,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洛基耸耸肩,对于索尔的怒火置若罔闻。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我好好在这呢。”洛基理所当然地说。

索尔深吸一口气,才压制住自己想要揍洛基一顿的冲动。

“跟我走。”索尔命令道。

“现在还不到时候。”洛基摇了摇头。

“你别逼我,洛基。”索尔的语气已经有了威胁的意味。

“你以为我不想离开这个鬼地方?”洛基有些气急地反问道,“宗师为我建的船还有一个月才能竣工,没有那艘船我们怎么离开?”

“婚礼是怎么回事?”索尔顺势问起,其实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你以为宗师为什么会答应送我一艘船?”洛基反问道,仿佛索尔问了一个无比愚蠢的问题。

洛基轻描淡写的回答把索尔气得说不出话。

“我们一个月后就能回阿斯加德了。”索尔的脸色实在太过阴沉,洛基也不敢继续火上浇油,安抚道。

“不行。”索尔并不领情。

“那你有什么计划?”洛基耐着性子问道。

“偷宗师的飞船,从最大的那个虫洞穿过。”

“这太疯狂了,我们没有必要冒这个险,一个月后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从这儿离开。”洛基一点都不赞同索尔的计划。

“一个月后你就和宗师结婚了。”索尔略有怒意地提醒道。

“有什么问题吗?一个形式而已,你很介意?”洛基反问道。

“一个形式而已?”索尔怒极反笑,“你就这么想留在这?”

“我没这么说。”

“那就跟我走。”索尔向前一步,抓住洛基的手腕把他从石头上扯了下来。

洛基被索尔如此粗鲁的动作弄得有些生气,甚至有一些他不愿意承认的委屈。

不论洛基怎么反抗,索尔的动作都没有任何迟疑,索尔再这么走下去,不出一分钟就得和守卫打起来了。

“我答应你!”洛基大喊。

索尔应声停下了拉扯洛基的动作,眯起眼睛等着洛基接下来的话。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冒险,就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会答应你任何事情。”洛基终于妥协道。

“任何事?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索尔压着声音问道。

洛基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咬了咬牙,赌上自己所有的尊严与骄傲,吻上了索尔的嘴唇。

 

这半年洛基一直在思考,索尔说喜欢自己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如果索尔说的只是兄弟之间的喜欢,如果索尔说他看到了未来只是在胡扯,如果索尔只是在报复自己这么多年来对于他的捉弄,如果索尔对于婚礼这么介意不是因为吃醋,那洛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但不论如何,自己的这场可笑而可哀的暗恋,总该结束了。

 

 

 

索尔先是愣了一秒钟,随即用右手按住了洛基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

洛基本想浅尝辄止,但索尔愈发变本加厉,洛基感到牙关被顶开,索尔试图将舌头伸进来。

洛基没想到索尔的反应会这么剧烈,这个带着怒气的吻并不温柔,洛基感到自己的嘴唇已经出血了。

洛基猛然推了索尔一把,索尔因为毫无防备,居然真的被推开了。

“洛基?”索尔不解地看着洛基。

“被人看到就完了,回阿斯加德再说。”洛基擦了擦被索尔咬出血的嘴唇,愤愤地说。

 

 

 

 


【锤基】洛基是好神!(十)(甜,锤回到复联一)




(一)(二)   (三)  (四)(五)(六)(七)(八)九)


 


(十)


洛基随手将吃剩葡萄放进王座旁的果盘里,优雅的眸子里已经流露出了些许不耐烦。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下一秒洛基就变成了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我一直幻想和你一起宇宙航行。”宗师对洛基眨眨眼。

“那一定会是一段难忘的旅途。”洛基附和道。

洛基向宗师勾了勾手指,宗师美滋滋地将脸凑了过去。

“你答应为我造的飞船什么时候能完工?”

“快了快了。”宗师说着,脸离洛基的脸越来越近。

洛基不留痕迹地扭头,宗师的吻落到了洛基的脖子上。

“142号拾荒者有新的物品上贡。”门口的侍卫不合时宜地通报道。

但是宗师并没有理会,继续在洛基的身上动手动脚。

洛基推开了宗师,向外命令道:“让她进来。”



但当洛基看清142号带过来的椅子上坐着的人时,恨不得咬掉自己刚才下命令的舌头。

索尔,雷霆之神,阿斯加德的下一任正统君主,正昏迷不醒浑身邋遢地被锁在椅子上。

洛基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离开这儿。

但天不遂人愿,索尔在下一秒钟就醒了过来,并用一种迷惘的眼神看着四周。

洛基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索尔应该是没有看到自己和宗师调情。洛基也不知道自己这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由何而来,索尔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吗?

“哇哦哦~”宗师边鼓掌边在索尔的身边转来转去,眼睛里充满着满意。

洛基有些紧张地看着索尔,索尔瞪了洛基一眼。

“你们认识?”宗师注意到了索尔和洛基之间的小动作,扭头问洛基。

“不,我从没见过这个人。”洛基没有理会索尔手臂上暴起的青筋,笑着回道。

“那你们为什么眉来眼去的?”宗师并不好糊弄。

“我只是觉得难得有拾荒者能捡到块头这么大的……”

“我是他前男友。”索尔打断洛基的谎言。



空气瞬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就连准备河马大开口的瓦尔基里都愣在了原地。

洛基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索尔,然后一个箭步冲到索尔面前,低声骂道:

“你这个混蛋在干什么?故意破坏我的计划吗?”

索尔也满肚子怒火,“计划,你的计划就是跟他调情?”

“你知道我废了多大功夫才让他为我造一辆星际飞船吗?”洛基有些气急。

“是啊,你都打算把自己卖了呢。”索尔也被气得不轻。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宗师学着洛基的声音问道。

洛基给了索尔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对宗师解释道:“这是我哥哥,他比较喜欢开玩笑。”

宗师听完洛基的话愣了三秒钟,毕竟“拾荒者捡垃圾捡回来自己王后的哥哥”并不是一件很容易让人接受的事。

“我要一百万。”瓦尔基里趁机要价。

宗师的手下不敢相信地看着瓦尔基里,“你怎么不去抢呢?”

瓦尔基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给她钱。”宗师命令道。

手下不情不愿地给瓦尔基里转了钱,瓦尔基里心满意足地带着钱离开。



“我本来是想让他做我们婚礼的斗兽士,但他毕竟是你哥哥。”宗师惋惜地说道。

洛基尴尬地笑了笑。

宗师给了手下一个眼色,手下的人解开了索尔的束缚。

索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洛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我有点事想和我弟弟谈谈。”索尔边活动自己的手腕边对宗师说,还特地加重了“弟弟”这两个字。

“哦,当然。”宗师大方地同意。

索尔大步走到洛基面前,一把抓住洛基的手腕就朝房间外走。

走到一半宗师对洛基喊:“有这么帅的哥哥为什么从来不说呢?”

洛基刚要回答,就感到自己手腕上的力量突然加大,并以一种不容拒绝地速度和力量将他拉出了房间。


【锤基】洛基是好神!(九)(甜,锤回到复联一)

神仙谈恋爱怎么会be呢?




(一)(二)   (三)  (四)(五)(六)(七)(八)

 

 

(九)

索尔从一个巨大的虫洞里掉了出来,落到一堆说不出名字的垃圾里。

索尔甩掉了身上零碎的垃圾,皱起眉打量四周。

熟悉的垃圾恶臭、五彩斑斓的建筑和满天的虫洞,都让索尔并不愉快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萨卡。”索尔低声念了这个名字。

“我想我知道该去哪里找洛基了。”索尔看着远处宗师的宫殿,自言自语道。

认清自己处境之后的索尔反倒松了一口气,他可永远忘不了洛基是如何在萨卡星混得风生水起,还试图和他撇清关系。

索尔叹了口气,沿着漂满垃圾的河水慢慢朝上游走。

 


 

索尔走进居民区,还没来得及观察四周就被一团墨绿色的面粉击中。

面粉在索尔的面前炸开,周围戴着五颜六色面具的居民欢呼雀跃。

索尔好不容易才将眼睛周围的面粉清理干净,睁开眼睛却看到众人举着洛基的牌子四处游行。

 

“洛基!”

“洛基吼吼!”

“洛基万岁!!!”

 

索尔现在的疑惑简直不能用言语表达。

难道洛基在这里登基了?

索尔随手抓住了周围一个喊的起劲的群众,“你们在庆祝什么?”

被抓住的居民把索尔从头到脚打量个遍,“庆祝洛基即将成为我们的王后,你从哪里来的?”

“你说什么?”这个回答对于索尔来说简直如同晴天霹雳,索尔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在发抖。

“你没看宗师贴的告示吗?”同样疑惑的居民指了指不远处的公告栏。

索尔一把推开了居民,大步朝公告栏走去,期间撞到了好几位正在“庆祝”的居民,但索尔都无暇理会。

公告栏上的每个字都让索尔咬牙切齿。

“很好,洛基。”索尔冷笑,浑身上下散发着可怖的压迫力。

索尔感觉到自己对洛基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怒火。

他以为岁月漫长,足够他和洛基慢慢走到一起。

但是洛基似乎本性难移,永远都是玩弄人心的好手。

即使洛基态度冷漠,言语刻薄,索尔也从没有怀疑洛基对于自己的感情。

洛基为了自己献出宝石,为了自己螳臂挡车,为了自己孤注一掷……这些索尔想忘也忘不了。

索尔一边愤怒于洛基的背叛,一边又心疼于洛基的牺牲。这两种情绪混杂在一起,让索尔的脑子嗡嗡作响,无法冷静。

周围的人纷纷远离了索尔,生怕这个奇装异服的外地人会突然大开杀戒。

 

 

 

“嘿!”一个浑身酒气皮肤黝黑的女人拍了拍索尔的肩膀。

索尔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中释放的威压已经影响到了居民。

“你好。”索尔看着不怀好意的女武神,送上了自己最没有防备的笑容。

瓦尔基里在心里窃喜,这个块头的“物品”卖出的价钱可以够她酗一辈子的酒。

“一个人吗?”瓦尔基里问。

索尔点点头。

“陪我去喝一杯?”瓦尔基里建议道。

“好。”索尔欣然应允。

 




酒吧里很安静,在索尔的印象里这可不是瓦尔基里的风格。

瓦尔基里正在跟酒保交谈,注意到索尔在观察自己后,瓦尔基里给了在索尔看来一个大大的、饱含善意的的微笑——如果索尔不知道她的意图的话。

索尔也回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瓦尔基里端着两杯酒朝索尔走过来。

“我请你的。”瓦尔基里将其中的一杯递给索尔。

“谢谢。”索尔假装喝下,在瓦尔基里不注意的时候吐了出来。


 

瓦尔基里满意地看着昏倒在桌子上的索尔,抚摸着索尔的肌肉说:“下次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了,宗师的婚礼表演需要斗兽士,一群拾荒者找了好几个月都没找到,我想非你莫属了。”

瓦尔基里拖着索尔的披风,踏上了开往宗师宫殿的飞船。




【锤基】洛基是好神!(八)(甜,锤回到复联一)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我让你伤心了?”洛基看着低头不语的索尔,问道。

“还好,我习惯了。”索尔看了洛基一眼,然后很快移开了视线。

“习惯了?”洛基可不愿意承担莫须有的污蔑。

“虽然现在还没发生,但是在以后,你做了好多让我生气的事。”

“真的?什么事?”洛基突然来了兴趣。

索尔不情不愿地说:“你当着我的面和别人调情。”

“就这?”洛基惊讶地问。

“就这?”索尔不敢相信地重复道。

“你的心理承受能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洛基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满足感,但还是一脸看笑话的样子看着索尔,他想让索尔说出更多类似的话。

但索尔并没有上当,“当初我被流放到地球,认识了简,你派出毁灭者想杀了我并毁了镇子,为什么?”

洛基被噎得哑口无言,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害怕索尔会爱上那个地球女人,本着得不到就要毁掉的原则派出毁灭者想杀了索尔,虽然最终也没下得了手。

“因为你的愚蠢是阿斯加德的耻辱。”洛基愤愤地说。

索尔似笑非笑地看着洛基,“你在未来跟我解释过了。”

“我不想冲浪了,这又是你的愚蠢安排,跟去偷袭约顿海姆一样愚蠢。”

恼羞成怒的洛基说完就朝直升机走。

索尔本想拦住洛基,但娜塔莎突然传来了一条简讯。

“我知道现在打扰你很不礼貌,旺达的能力不足以摧毁宇宙魔方,甚至加上幻视也有些勉强,我想你需要回来一趟。”

 

 

洛基本来以为索尔会追上自己道歉,没想到索尔先自己一步上了直升机,并且手脚麻利毫不拖泥带水地启动了它。

“你要干什么?”洛基不禁有些恼怒,索尔不但不道歉,居然还这么急切地想回去?

“回大厦,宇宙魔方出了点问题。”索尔严肃地说,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轻松语气。

“你们不是决定把它毁了吗?”

“班纳和斯塔克设计的摧毁方程好像出了点问题,我得回去帮忙。”索尔解释道。

 

 



“索尔什么时候能回来?”托尼边说边掌心炮攻击宇宙魔方释放出来的能量波。

娜塔莎侧身躲过托尼来不及接住的能量波,不确定的说:“一会儿?”

“我们可支撑不了‘一会儿’了。”旺达吃力地控制着宇宙魔方,尽最大的努力让宇宙魔方平静下来。

“是谁让这个小方块发狂来着?”托尼注意到了显示器飞速刷新的数据,“幻视你过来顶替我一下。”

托尼落到显示器前,发现宇宙魔方的能量在呈指数增长。

“oh,boy.”托尼一时间僵在了原地。

“怎么了?”班纳从房间的另一侧跑了过来,看到显示器的数据之后表情也瞬间变成了“托尼脸”。

“我没看错吧?”托尼碰了碰班纳的肩膀。

“我想如果索尔再不回来,这里马上就会有一个虫洞要打开了。”班纳看着屏幕说。

娜塔莎被宇宙魔方击中,迫不得已退到了墙边。

“难得有个不讨人喜欢的会发光的宝石。”娜塔莎狼狈又妩媚地将被汗水沾湿的头发拢到脑后,语气艰难地说。

 



 

索尔一进实验室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旺达和幻视合力勉强控制住了宇宙魔方,克林特在给娜塔莎处理伤口,托尼和班纳看着显示器表情严肃。

“我的神,你终于回来了。”托尼看到索尔后松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了?”索尔有些不名所以。

“宇宙魔方能量太强了,我和班纳的计算出了些问题,我们忽略了旺达的能量居然和宇宙魔方的能量是同类,所以你看到了,我们被宇宙魔方揍得屁滚尿流!”托尼愤愤地说。

“我能做什么?”索尔问。

“新计划是这样的,你用最强的电力把这个装置运作起来。”托尼拍了拍他身侧的透明容器,“然后幻视和旺达会把宇宙魔方转移到这个装置里,这个装置会发生核反应……”

“说到这就可以了。”索尔打断了托尼的话。

索尔伸出手,妙尔尼尔很快飞到了索尔的手里。

洛基不悦地皱起了眉。

“我借用一下。”索尔向洛基解释道。

洛基翻了个白眼,去角落里找了把椅子坐了起来。


 

宇宙魔方在幻视和旺达的攻击下剧烈晃动起来,容器也随着宇宙魔方剧烈晃动着。

托尼紧张地看着显示器上的数据。

“我们快成功了!”托尼喊。

托尼话音刚落,宇宙魔方应声碎裂,碎片冲出了容器,在地面上发着刺目的蓝光。

“这是正常的吗?”娜塔莎问。

“我……”托尼瞪大了眼睛,“我想不正常,大家快跑!”

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地面上的碎片便腾空而起,在众人头顶像被吸住了一样汇集到一起,消失不见。



下一秒在碎片消失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直径三米的虫洞。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惊呼出声。

“我想我们遇见大麻烦了。”班纳说。

 

黑洞的吸引力开始逐渐增大,一开始只是杯子一类的东西会被吸进去,到后来连实验室的桌子都开始移动。

托尼和班纳在紧急想着对策。

“可以解决,黑洞吸引力增大的速度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方程,在黑洞的吸引力达到临界值的时候,幻视和旺达都可以关掉,我们只需要计算出临界值……”

班纳的公式还没输完,黑洞的吸引力突然猛增,班纳没能抓住手里的平板。



洛基发现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索尔!”洛基大喊。

索尔伸手想抓住洛基,但黑洞吸引力增长的速度实在可怕,仅仅是索尔抬手的功夫,洛基整个人就被吸了进去。

“洛基!”索尔的心跳差点停止。

“你们按计划关掉虫洞,我去救洛基。”索尔说完不顾众人的阻拦,迅速跳入了虫洞中。

 

 


【锤基】洛基是好神!(七)(甜,锤回到复联一)




 

复联三的锤哥穿越回到了复联一时期,力排众议对弟弟好偶尔还欺负弟弟的故事。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你可真有做昏君的潜力。”洛基嘲讽道。

 

喜欢就送你了。

这句话从索尔嘴里说出来真的不算稀奇。

索尔小时候不爱看书,弗瑞嘉向索尔许诺:

“你每看完一本书,母后就送你一个被女神吻过的苹果。”

 

索尔拿着红彤彤的苹果到处炫耀,所有人都羡慕不已。 

洛基站在人群里,看着索尔朝半空中抛掷苹果。

索尔也注意到了人群里的洛基。

“母后给了我一个苹果!”索尔走到洛基面前,兴高采烈地说。

“我看到了。”洛基微微笑了笑。

“我废了好大劲才得到它,那本读书可无聊了!”索尔抱怨道。

“总算没有白费功夫。”洛基拍了拍索尔的肩膀,“为了女神的苹果什么都是值得的。”

“你也想要女神的苹果吗?”索尔问。

洛基想了一会儿,实话实说道:“每个人都想的。”

“呐。”索尔将自己炫耀了半天的苹果递到了洛基面前。

洛基有些不理解索尔的动作。

“喜欢就送你了。” 




 

洛基的思绪回到现在,妙尔尼尔正安静的躺在架子上,索尔站在门外,正在等自己的回复。

“既然你如此坚持的话。”洛基扬起下巴,“什么时候出发?”

 



 

娜塔莎婉拒了索尔邀她同行的愚蠢建议。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这么做。”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担心再有什么状况发生。”

“我在线上,祝你好运。”

娜塔莎冲索尔挥了挥手,索尔转身上了直升机。

 

“你是认真的吗?”洛基问。

直升机启动的声音很大,索尔靠着口型才分辨出洛基说了什么。

“是啊。”索尔回道。

“是什么让你这么做?”

“你说带你去冲浪?我承认这是娜塔莎的主意……”

索尔的耳机里传来娜塔莎的咳嗽声。

“但我很早以前就想这么做了。”

洛基微微眯起眼睛,“讨好我可不是你的性格。”

“我从八岁就开始讨好你了,不然你认为你能捅得到我?”索尔轻描淡写地说。

 

 



马里布温和无风,并不适合冲浪。

“这就是你的计划?”洛基瞪了索尔一眼。

索尔的腋下夹着两个冲浪板,眼神在洛基和平静的海面之间来回移动。

整个大海只有索尔和洛基两个人独享,这要归功于斯塔克的财大气粗。

洛基自顾自地走到了遮阳伞下,打了个响指换了一套清凉的夏日装扮,印着大大棕榈叶的衬衫和白色短裤,将洛基的皮肤衬得更加苍白。

洛基从他的魔法口袋里拿出了一本书,躺进躺椅里看了起来。

 

“我们说好一起冲浪的。”索尔不甘心地说。

“这个天气更适合看书。”洛基耸耸肩说。

 

索尔动了动手指,指间瞬间被电流环绕。

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惊雷攒动。

四周开始起风,洛基头顶上的遮阳伞被吹的呼呼作响。

“我在看书呢!”洛基不满地向索尔抱怨道。

“抱歉,但是我们得冲浪了。”索尔毫无歉意地说。

“但是打雷了。”洛基话刚说完,一道闷雷从远处的天空传来。

“你怕打雷?”索尔反问道。

“你在说什么我当然不怕!”洛基有些气急,“但是没有人会在打雷的时候冲浪。”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雷神陪着。”索尔拿走了洛基手里握着的书,“我们走吧。”

 

洛基有些艰难地跟在索尔后面,海风在洛基的耳边吹过。

索尔将冲浪板递给洛基,然后大步走进海里,踏上了自己的那块冲浪板。

洛基看了看手里的冲浪板,又看了看越来越远的索尔,问道:“你不是说要教我?”

“我教完了。”索然回头,“我知道你已经学会了。”

洛基扬起嘴角,“你可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哥哥。”

“你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弟弟,说真的,谁家的弟弟会整天想着统治地球?”索尔用夸张的语气手舞足蹈地问。

“你连这个都知道。”

“我看到了未来。”索尔说。

“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我们在一起了。”

洛基将手里的冲浪板丢到了索尔的身上,索尔接住了。

“不要脸。”洛基咬牙切齿地骂道。

“嘿!”索尔将冲浪板丢到一边,“我是认真的,我没有耍你,我真的看到了未来,但我们在一起只是未来很小的一部分。”

“未来我死了对吗?”洛基突然问。

索尔愣住了,然后艰难地点了点头。

“你怎么……”

“你突然对我态度大变,连我想统治地球都替我隐瞒,我想只有我死了,才会让你如此不顾一切吧。”洛基笑了笑,“毕竟已经没有更坏的结局了。”

 

 


一张旧图,真的好甜啊😭

【锤基】洛基是好神!(六)(甜,锤回到复联一)




复联三的锤哥穿越回到了复联一时期,力排众议对弟弟好偶尔还欺负弟弟的故事。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不管你是抽了什么风,我不跟你去冲浪。”洛基毫无商量地拒绝道。

索尔再一次被“砰”的一声关到了门外。

 

 


娜塔莎边削苹果边面无表情地听着索尔讲述自己被洛基拒绝的过程。

“我跟他说马里布很适合冲浪,但洛基却说他不喜欢冲浪。”

“然后你就出来了?”

“洛基根本没让我进屋。”

娜塔莎将削好的苹果递到嘴边咬了一口,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刚从电梯里出来的克林特打断了。


“娜塔莎,我听托尼说今晚北部有个乡村音乐晚会,还有篝火,要不要一起去啊?”

被打断的娜塔莎一脸不耐烦,“不去,我有事。”

克林特将手里的票默默塞到口袋里,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又回到了电梯里。


“再去约他。”娜塔莎转过头对索尔说。

“洛基已经拒绝我了。”

娜塔莎无奈地扶住额头,“你不会不知道你弟弟喜欢口是心非吧?”

“你也是吗?”索尔反问道。

“你是说克林特?不是,我今晚真的没空。”娜塔莎笑着解释道。

索尔没想到娜塔莎居然知道自己脑子里一直在想的事,期待地问:“你也能知道洛基在想什么吗?”

“不能。”娜塔莎撇撇嘴,“洛基很复杂,但我知道他也想和你修复关系,他严重缺乏安全感。”

“缺乏安全感?”

“不仅缺乏安全感,他还渴望被爱。”

“我爱他啊,父王母后都爱他,阿斯加德的人民也很敬爱他,他还渴望被谁爱?”索尔心里不禁难受起来,难道洛基有喜欢的人了?

“可是洛基不相信你们爱他。”娜塔莎耸耸肩。

“为什么?”索尔并不能理解这种想法。

“原因有很多,现在看来最直接也是最有突破口的原因是,洛基觉得你不在意他,你得向他证明他对你的重要性。”

“可他一直在排斥我,他现在甚至都不愿意见到我。”索尔有些惆怅地说。

“按理说我不应该管你们的家事,但是你们动不动又吵又闹真的是严重影响了我的日常生活。”娜塔莎叹了口气,“你戴上通讯器再去一次,我帮你约洛基去马里布。”

 

 

 


伴随着开门声的是洛基银光闪闪的小刀。

索尔微微侧身躲了过去,洛基收起小刀一脸不耐烦地站在门边。

“我……”索尔挠了挠金色的长发,“你想学冲浪吗?”

“不想。”洛基面无表情地拒绝道。

索尔被拒绝地哑口无言,想要说点什么却又无从说起。


洛基本以为自己能够坦然接受索尔和自己已形同陌路这个事实,但每次索尔来找他,洛基都难以压制自己心里名叫“期待”的那股情绪。

虽然每次都会失望,这次也没例外。

 

洛基嘲讽地勾起嘴角,“没有别的事了?”

洛基问完就把手放到了门框上,一副随时准备关门的样子。

“说你们小时候的事。”耳机里娜塔莎的声音传来。

索尔眼疾手快的拦住了洛基关门的动作。

“马里布的海岸和我们以前常去的北湾海岸很像,春天会有无数的野花绽放,夏天海岸会被烤成金色,蓝色的蝴蝶飞来飞去,海浪特别蓝。”

索尔抓住洛基的手,洛基难得没有拒绝。

“我不喜欢冲浪。”洛基还是嘴硬道。

“我教过你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索尔的笑容金灿灿的,就像小时候一样。

洛基有一瞬间思绪回到了小时候,但很快反应了过来。

“为什么这么做?”洛基甩掉索尔的手。

索尔沉默了一会儿,娜塔莎以为索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刚要说话,索尔却先一步开口。

 

“因为我觉得冲浪是一件可以让我开心的事情,我希望你也能学会怎么开心。”

索尔诚恳地说,“我想把我喜欢的东西都给你。”

“我喜欢你的锤子。”洛基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妙尔尼尔,随口说道。

索尔直接伸手召唤了妙尔尼尔,并将它放到了门旁边的置物架上。

“喜欢就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