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我们借着朋友的身份在做些什么(二)

(修改了一下,还是不要进展那么快了)

我们借着朋友的身份在做些什么(一)




索尔已经整整三天没有见到洛基了,他觉得一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洛基才会一直躲着他。

三天里索尔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给洛基打电话,简对索尔的心不在焉十分不满,索尔动不动就检查手机有没有回信的动作更是让她疑心重重。


“索尔,你三天前还说你喜欢我。”简坐在索尔对面,终于没忍住开口。

“啊?”索尔将目光从手机转移到简身上,眼神中充满着不解,不明白简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题。

“从我们进这家餐厅,已经两个小时了,你除了点餐的时候说了’都行’两个字,其他时间全都在看你的手机。”简的情绪有些崩溃,“我们才在一起不到一个星期,你就厌倦这段感情了?”

“我没有,对不起……简,我朋友可能出事情了,我联系不到他,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看到简的眼泪索尔也有些不知所措,手忙脚乱地拿起桌子上的纸巾帮简擦眼泪。

简甩开索尔的手,自己胡乱擦掉眼泪,拿起背包跑出去了。

等索尔结完帐追出去后,简早就没有了人影。




“你打算怎么办?”托尼从实验室里出来,递给洛基一打实验报告。

“做你免费的苦力,帮你整理报告。”洛基结果报告,塞进包里。

“少来,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洛基低头整理书包,没有说话。

“你躲不了索尔太长时间的,你家我家和奥丁逊家每年圣诞节都要在一起开宴会,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

“索尔和简最近关系不太好,我想原因你也清楚。”

“我为什么会清楚?”

托尼耸耸肩,对于洛基的反问不置可否。

“不说这个了,今年的期末你还帮索尔辅导吗?没你他可及格不了。”

经托尼这么一提,洛基才想到因为索尔的文化课成绩实在不佳,往年的期末作业都是他陪索尔一起写的。

洛基懊恼地扶住额头,“为什么我的生活里全是索尔?”




“没有洛基我觉得我的生活缺失了一大块,感觉空空荡荡的。”索尔边抄作业边说。

坐在索尔对面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学期如果洛基不帮你了,你的作业该怎么办?”

索尔抄作业的手停顿了一下,仿佛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他,洛基他,他应该不会不管我的。”

“你文化课成绩差成这个样子啊,怎么和洛基一起去剑桥?”

史蒂夫说出了索尔担心已久的问题,因为以他现在的成绩,想和洛基一起去剑桥是不可能的。

“其实每个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洛基会帮我补课,我基本上会学得差不多。”

“那你这次还准备和洛基一起吗?”

“我给他发短信了,但是他一直没理我,我本来还想借他的笔记,但现在来看可能性不是很大。”

“所以你就在这里抄我的作业?”史蒂夫一把将自己的作业抢回来,“你不能去洛基的家吗?你们三大家族不是关系一直很好吗?”

索尔听到这个更愁苦了,“我父亲和劳菲家族确实有生意上的往来,但是我和劳菲并不熟啊,我去劳菲家太奇怪了。”

“你是去找洛基的,不是去找劳菲。”史蒂夫纠正道。

“这也是一个问题,我以前就想去洛基家来着,但他拒绝了我。”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洛基很少谈他家里的事情。”

“这有点麻烦了。”

“超级大麻烦!”

索尔生气地锤桌子,被史蒂夫制止了。

“简还生气吗?”

“好多了,我给她买了花,还带她去看了电影。”

“我看得出来简很喜欢你,你不要辜负她。”史蒂夫好心提醒道。

“不会的,我也很喜欢她。”索尔笑了笑,“我先走了,简在等我,圣诞节快到了,家族宴会上洛基肯定不能躲着我的。”


索尔走后,史蒂夫一个人留在座位,窗外的寒风吹打着百叶窗,混杂着细小雨滴的空气从百叶窗的缝隙钻进屋子,落到史蒂夫面前的桌子上。

史蒂夫看着被打湿的桌子,起身关上了窗户。

窗外梧桐树上所剩无几的树叶的大风中摇摇欲坠,史蒂夫嘴角挤出一抹苦笑。

“这么快,圣诞节又来了吗?”




索尔本来以为洛基直到宴会上才会露面,直到收到了一条短信提示,索尔特地揉了揉眼睛,以防是自己看花了眼。


老地方见,帮你解决期末作业。

                                                   ——洛基


如果不是校园里有太多的人,索尔真想原地大喊。洛基终于回他消息了,还约他见面,他一定得好好问问洛基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索尔先回到家里好好洗了一个澡,刮了胡子,挑了半个小时的衣服,这几天因为洛基的事情他一直没有心思打理自己。

洛基约他的时间是下午三点钟,索尔打算迟到十五分钟再现身。联系不到洛基的时候索尔整个人都在焦急与担心中度过,现在洛基联系到了,索尔终于想起来生气了,他想让洛基也尝一尝别人落下的滋味。


索尔推开咖啡厅隔间的门,看到洛基也一身正装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文件夹在看些什么。

洛基的头发被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索尔得心里升起一股奇异的满足感,洛基是为了见我才打扮成这样的。

洛基看到索尔后,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赶快过来。


但是在索尔走进包间里面的时候,才注意到角落里还坐了一个人。

索尔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刚才的喜悦全然不见,眼睛里有掩饰不住的敌意。

“这是范达尔。”洛基介绍道。

“你好,我是索尔。”索尔冲范达尔点点头。

洛基在范达尔的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范达尔离开了隔间,洛基指了指范达尔的位置,让索尔坐过去。

索尔本来还想着该怎么跟洛基解释自己迟到了十五分钟的事,还在想如果洛基因为自己迟到生气该怎么解释,结果洛基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迟到了。


索尔的脸不受控制地黑了起来,有些僵硬地说:“他不回来了?”

“回来啊。”洛基头都没抬,边看文件夹边说。

“那我不是坐了他的位置?”

“你要不喜欢这个座位就随便坐吧。”洛基抬起头,无所谓地看着索尔。

索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可能是因为曾经只给自己辅导的洛基约了别人,也有可能是洛基和别人说悄悄话不让他听见,又或者两者兼有。

“他去干什么了?”索尔做到洛基身边,趁机看了一眼洛基手里的文件夹,是剑桥的申请表。

“我让他去买些文具。”洛基边说边合上文件夹,“你的材料带了吗?”

“当然带了,我是来学习的,怎么会连必要的文具都不带?”

索尔带着火药味的回答让洛基皱起眉头。

“我是哪里惹到你了吗?自从你进了这个房间,就没有过好脸色。”



评论(11)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