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洛基是好神!(十二)(甜,锤回到复联一)

洛基突然发现索尔变得“不要脸”了




(一)(二)   (三)  (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




(十二)

 

索尔要疯掉了。

喜欢的人就在自己眼前,却只能看不能碰,有时甚至还得忍受他和别人的调情。

 

 

 

“你太过分了。”索尔从门口一旁拦住洛基。

洛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以缓解自己的偏头痛,不仅和宗师相处越来越不容易,索尔好像也越来越难缠了。

一开始他对索尔笑一笑索尔就能高兴半天,到后来需要随时满足索尔想抱一抱的要求,否则索尔就会发表一些偷飞船打倒宗师一类的反动言论,而现在——

“我又哪里惹你不开心了?”洛基将索尔搭到自己肩膀上的手轻轻拍掉,眼睛看向门外,没有跟索尔进行长对话的打算。

索尔将被洛基打掉的手再次搭到了洛基的肩膀上,稍微用力就让洛基转过身面向自己。

“我忍不了一个月,你每天当着我的面和宗师打情骂俏,我无法忍受。”

洛基皱起眉,“这个是我无法避免的,如果你还想要宗师的船的话。”

“我们可以直接偷一艘,你去偷登船密码,我去解决守卫,我们明天就可以回到阿斯加德了!”索尔饱含斗志地说着他的计划。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们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

索尔对于他们的约定出尔反尔,这让洛基有些生气。

索尔看着情绪明显不爽的洛基,只能将满肚子的话咽下,把计划暂且搁置一边。

洛基看着垂头丧气的索尔,绿宝石般的眼睛转了几下,像是随口说道:“宗师等了好久才等到晴空万里的一天举行婚礼。”

索尔反应过来以后猛然抬头,“你的意思是……”

洛基伸出食指在索尔面前晃了晃,“我可什么都没说。”

索尔心里的狂喜像一整罐蜜糖打翻在嘴里,甜得他说不出话。

洛基看着一脸傻笑的索尔,不由自主地也跟着勾起了嘴角。

 

 


索尔笑着笑着就停下了,用一种严肃而认真的表情看着洛基。

“我可以吻你吗?这里没有人,不,我不是说我们不是人,虽然严格来讲我们确实不是人……”

洛基有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将右手搭到索尔的肩膀上,身体微微前倾将嘴唇贴到了索尔还在胡言乱语的嘴上。

这个吻持续时间并不长,短到索尔回过神的时候,洛基的一只脚已经踏出门外了。

 

 

 

 “这不公平!”终于反应过来的索尔一把拉住洛基手腕把他拽了回来。

“又怎么了?”洛基没好气地问,索尔拉他的力气太大,他差点没站稳摔倒。

“你天天偷吻我,却不让我吻你。”索尔的语气好像真的受到了天大的不公一样。

“我什么时候天天吻你了?!”洛基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对于索尔颠倒黑白的说辞大声反驳。

“你还不承认。”索尔明显在耍无赖。

“我没空跟你在这胡扯,我得去看看飞船造得怎么样了。”

洛基想走,却又被索尔拦下了。

洛基忍住了直接捅索尔一刀的冲动。

“我们好不容易才可以单独相处,再留一会儿呗。”索尔请求道。

洛基被索尔的语气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你再用这种语气说话,我的刀下次想捅你的时候,我可不拦着了。”

“那你让我吻回来。”索尔提出了一个在他看来最低的要求。

但洛基这次先是跟宗师相处耗费了大量的脑细胞,本想赶紧去检查一下飞船的进度,然后回寝宫休息,结果被索尔拦在半道,说一些没头没脑的话。

 

 


于是洛基直接忽略了索尔的小心思。

“那我以后不再吻你了,这样你看公平吗?”洛基威胁道。

这个威胁很管用,索尔马上就闭嘴了,侧身给洛基让了一条离开的路。

洛基临走前看了索尔一眼,嘴角勾起一抹不自知的微笑。

 


 

洛基或许永远不会跟索尔说,索尔对他死皮赖脸的样子,其实让他的心里感觉暖暖的。

 

 







(总感觉自己没有写出洛基是个好小伙这个主题)

评论(12)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