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洛基是好神!(十)(甜,锤回到复联一)




(一)(二)   (三)  (四)(五)(六)(七)(八)九)


 


(十)


洛基随手将吃剩葡萄放进王座旁的果盘里,优雅的眸子里已经流露出了些许不耐烦。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下一秒洛基就变成了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我一直幻想和你一起宇宙航行。”宗师对洛基眨眨眼。

“那一定会是一段难忘的旅途。”洛基附和道。

洛基向宗师勾了勾手指,宗师美滋滋地将脸凑了过去。

“你答应为我造的飞船什么时候能完工?”

“快了快了。”宗师说着,脸离洛基的脸越来越近。

洛基不留痕迹地扭头,宗师的吻落到了洛基的脖子上。

“142号拾荒者有新的物品上贡。”门口的侍卫不合时宜地通报道。

但是宗师并没有理会,继续在洛基的身上动手动脚。

洛基推开了宗师,向外命令道:“让她进来。”



但当洛基看清142号带过来的椅子上坐着的人时,恨不得咬掉自己刚才下命令的舌头。

索尔,雷霆之神,阿斯加德的下一任正统君主,正昏迷不醒浑身邋遢地被锁在椅子上。

洛基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离开这儿。

但天不遂人愿,索尔在下一秒钟就醒了过来,并用一种迷惘的眼神看着四周。

洛基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索尔应该是没有看到自己和宗师调情。洛基也不知道自己这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由何而来,索尔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吗?

“哇哦哦~”宗师边鼓掌边在索尔的身边转来转去,眼睛里充满着满意。

洛基有些紧张地看着索尔,索尔瞪了洛基一眼。

“你们认识?”宗师注意到了索尔和洛基之间的小动作,扭头问洛基。

“不,我从没见过这个人。”洛基没有理会索尔手臂上暴起的青筋,笑着回道。

“那你们为什么眉来眼去的?”宗师并不好糊弄。

“我只是觉得难得有拾荒者能捡到块头这么大的……”

“我是他前男友。”索尔打断洛基的谎言。



空气瞬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就连准备河马大开口的瓦尔基里都愣在了原地。

洛基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索尔,然后一个箭步冲到索尔面前,低声骂道:

“你这个混蛋在干什么?故意破坏我的计划吗?”

索尔也满肚子怒火,“计划,你的计划就是跟他调情?”

“你知道我废了多大功夫才让他为我造一辆星际飞船吗?”洛基有些气急。

“是啊,你都打算把自己卖了呢。”索尔也被气得不轻。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宗师学着洛基的声音问道。

洛基给了索尔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对宗师解释道:“这是我哥哥,他比较喜欢开玩笑。”

宗师听完洛基的话愣了三秒钟,毕竟“拾荒者捡垃圾捡回来自己王后的哥哥”并不是一件很容易让人接受的事。

“我要一百万。”瓦尔基里趁机要价。

宗师的手下不敢相信地看着瓦尔基里,“你怎么不去抢呢?”

瓦尔基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给她钱。”宗师命令道。

手下不情不愿地给瓦尔基里转了钱,瓦尔基里心满意足地带着钱离开。



“我本来是想让他做我们婚礼的斗兽士,但他毕竟是你哥哥。”宗师惋惜地说道。

洛基尴尬地笑了笑。

宗师给了手下一个眼色,手下的人解开了索尔的束缚。

索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洛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我有点事想和我弟弟谈谈。”索尔边活动自己的手腕边对宗师说,还特地加重了“弟弟”这两个字。

“哦,当然。”宗师大方地同意。

索尔大步走到洛基面前,一把抓住洛基的手腕就朝房间外走。

走到一半宗师对洛基喊:“有这么帅的哥哥为什么从来不说呢?”

洛基刚要回答,就感到自己手腕上的力量突然加大,并以一种不容拒绝地速度和力量将他拉出了房间。


评论(9)

热度(441)

  1. 清池鱼花木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