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洛基是好神!(九)(甜,锤回到复联一)

神仙谈恋爱怎么会be呢?




(一)(二)   (三)  (四)(五)(六)(七)(八)

 

 

(九)

索尔从一个巨大的虫洞里掉了出来,落到一堆说不出名字的垃圾里。

索尔甩掉了身上零碎的垃圾,皱起眉打量四周。

熟悉的垃圾恶臭、五彩斑斓的建筑和满天的虫洞,都让索尔并不愉快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萨卡。”索尔低声念了这个名字。

“我想我知道该去哪里找洛基了。”索尔看着远处宗师的宫殿,自言自语道。

认清自己处境之后的索尔反倒松了一口气,他可永远忘不了洛基是如何在萨卡星混得风生水起,还试图和他撇清关系。

索尔叹了口气,沿着漂满垃圾的河水慢慢朝上游走。

 


 

索尔走进居民区,还没来得及观察四周就被一团墨绿色的面粉击中。

面粉在索尔的面前炸开,周围戴着五颜六色面具的居民欢呼雀跃。

索尔好不容易才将眼睛周围的面粉清理干净,睁开眼睛却看到众人举着洛基的牌子四处游行。

 

“洛基!”

“洛基吼吼!”

“洛基万岁!!!”

 

索尔现在的疑惑简直不能用言语表达。

难道洛基在这里登基了?

索尔随手抓住了周围一个喊的起劲的群众,“你们在庆祝什么?”

被抓住的居民把索尔从头到脚打量个遍,“庆祝洛基即将成为我们的王后,你从哪里来的?”

“你说什么?”这个回答对于索尔来说简直如同晴天霹雳,索尔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在发抖。

“你没看宗师贴的告示吗?”同样疑惑的居民指了指不远处的公告栏。

索尔一把推开了居民,大步朝公告栏走去,期间撞到了好几位正在“庆祝”的居民,但索尔都无暇理会。

公告栏上的每个字都让索尔咬牙切齿。

“很好,洛基。”索尔冷笑,浑身上下散发着可怖的压迫力。

索尔感觉到自己对洛基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怒火。

他以为岁月漫长,足够他和洛基慢慢走到一起。

但是洛基似乎本性难移,永远都是玩弄人心的好手。

即使洛基态度冷漠,言语刻薄,索尔也从没有怀疑洛基对于自己的感情。

洛基为了自己献出宝石,为了自己螳臂挡车,为了自己孤注一掷……这些索尔想忘也忘不了。

索尔一边愤怒于洛基的背叛,一边又心疼于洛基的牺牲。这两种情绪混杂在一起,让索尔的脑子嗡嗡作响,无法冷静。

周围的人纷纷远离了索尔,生怕这个奇装异服的外地人会突然大开杀戒。

 

 

 

“嘿!”一个浑身酒气皮肤黝黑的女人拍了拍索尔的肩膀。

索尔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中释放的威压已经影响到了居民。

“你好。”索尔看着不怀好意的女武神,送上了自己最没有防备的笑容。

瓦尔基里在心里窃喜,这个块头的“物品”卖出的价钱可以够她酗一辈子的酒。

“一个人吗?”瓦尔基里问。

索尔点点头。

“陪我去喝一杯?”瓦尔基里建议道。

“好。”索尔欣然应允。

 




酒吧里很安静,在索尔的印象里这可不是瓦尔基里的风格。

瓦尔基里正在跟酒保交谈,注意到索尔在观察自己后,瓦尔基里给了在索尔看来一个大大的、饱含善意的的微笑——如果索尔不知道她的意图的话。

索尔也回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瓦尔基里端着两杯酒朝索尔走过来。

“我请你的。”瓦尔基里将其中的一杯递给索尔。

“谢谢。”索尔假装喝下,在瓦尔基里不注意的时候吐了出来。


 

瓦尔基里满意地看着昏倒在桌子上的索尔,抚摸着索尔的肌肉说:“下次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了,宗师的婚礼表演需要斗兽士,一群拾荒者找了好几个月都没找到,我想非你莫属了。”

瓦尔基里拖着索尔的披风,踏上了开往宗师宫殿的飞船。




评论(10)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