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盾铁】冷战(一发完小甜饼)

队长吃醋,有误会

托尼和史蒂夫冷战,一气之下拉黑了史蒂夫……

 


(一)

托尼盯着眼前的手机已经有半个小时了,不是在等谁的消息,而是在生闷气。

为什么看上去如此正直善良而又人畜无害的美国队长会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

什么事情?

无非是约会迟到三个小时外加忘记了他的生日而已,也不什么大不了的对吧?

屁!

托尼再次被自己气得眼冒金星。

什么狗屁爱情,见鬼去吧!

 



托尼怒气冲冲地下楼,将咖啡机弄得砰砰作响。

娜塔莎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不赞同地问:“咖啡机惹到你了?”

“没有。”托尼闷闷地回道,手上的动作轻了一些。

“和史蒂夫吵架了?”

“分手了。”托尼拿起咖啡,迅速朝电梯走去。

娜塔莎愣了一秒钟,要知道之前两个人不论怎么吵,分手可从来没人提过。

为了阻止娜塔莎的继续追问,托尼迅速走进电梯,并锁上了门。

 



托尼什么都不想做,不想工作,不想睡觉。

托尼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生活失去了史蒂夫会变得如此空洞。

这太给史蒂夫脸了好吗?史蒂夫才没有那么重要!

“嘿,斯塔克先生!”窗外的蜘蛛侠拍了拍窗子。

“帕克先生?”托尼替他把窗子打开,“今天可不是周末,逃课了?”

“不是不是!”彼得连忙否认,“今天学校组织大家去您的公司参观,我请假了。”

“请假?”托尼挑了挑眉,“你不想参观史塔克工业?”

“不是不是!”彼得连忙再次否认,“既然我能直接进您的工作室,为什么还要参观那些呢?”

托尼对此不置可否,指了指电梯的方向“我今天可没什么心思工作,你想参观就自己去吧。”

“为什么?您和美国队长又吵架了吗?”

“大人的事情你别管。”被一个孩子询问感情问题,托尼有些恼羞成怒。

“对不起,我只是有些担心您,队长他……”

“别提他。”托尼有些粗鲁地打断了彼得的话。

彼得被打断后低着头犹豫了很久,然后鼓足勇气问:

“您可以去斯塔克工业做个演讲吗?弗莱士说我根本没见过您,说我是在吹牛,我一时冲动就跟他打了个赌,说您今天一定会出现……”

托尼哭笑不得地看着彼得,“你根本不是来参观实验室的对吧?”

“对不起。”彼得羞愧地低下了头。

托尼低头想了一会儿,失恋什么的和钢铁侠一点都不搭好吗?牛逼哄哄地出现在众人视线的焦点,然后转几圈赢得所有人的欢呼和尖叫才是他应有的生活。

“没关系,我正好也闲得要长草了,去鼓励一下祖国的下一代精英也是不错的选择。”

“您不生我的气吗?”

“每个人都有好胜心的,你这个年纪又容易冲动。”托尼说着,眼神不由得暗了暗,“但是下次不要那么容易冲动了。”

“好的!”彼得兴高采烈地回道。

 



“所以弗莱士,”托尼结束前突然话锋一转,被喊到名字的弗莱士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

“彼得跟我说你很喜欢斯塔克工业,是真的吗?”

“是是是是是是!!我特别希望将来能在这里工作!!”弗莱士不敢相信地看着彼得,后者一脸“早就跟你说过了”的表情。

“就先到这里,祝你们参观愉快。”托尼说完就在哈皮的陪同下离开了。

托尼没有理会身后的高中生们对彼得的羡慕和对自己崇拜的尖叫。

托尼感到不可思议,被万人簇拥他竟不再感到骄傲,只感到孤独。

 



娜塔莎发来一条短信。

“回来,我们谈谈。”

托尼把手机丢给哈皮,不想理会。

“托尼,我不是故意想看你的短信,但是罗曼诺夫小姐说你十分钟之内回不去她就要踹你又圆又翘的屁股。”

托尼一把夺过手机,凶巴巴地说:“这个月奖金扣掉!”

 



娜塔莎早就在沙发上等着了,托尼看了她一眼,不情不愿的坐到了她的对面。

“史蒂夫到现在都没回来。”娜塔莎说。

托尼喉头哽咽了一下,然后无所谓地说:“他一直很忙。”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美国队长当然忙。”托尼耸耸肩。

“你不要装作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实话实说,你是不是觉得史蒂夫不在乎你?”

“他当然在乎我,我是他男朋友…前男友,但是他在乎的事很多,我也没什么特殊的。”托尼自暴自弃地说。

“你希望在史蒂夫心里你拥有最高权限?”

“当然不是,那也太幼稚了。”托尼迅速否认道。

“为什么把史蒂夫拉黑了?”

“……”托尼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难道让他跟娜塔莎说自己是一时冲动?

“如果不是贾维斯说你各项身体指标都很正常,我真怀疑你得经前综合征了。”

“什么?”托尼一脸惊恐地看着娜塔莎。

“经前期综合征是一种生理和社会心理等综合因素导致的一种……”

“停停停,我和史蒂夫分手了,我没有病, 他也没有病,但我们在一起就是吵吵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和他之间就是不合适,而且他也根本没那么喜欢我。”托尼受不了娜塔莎把莫须有的病往他头上按,举手投降把什么都招了。

“没有那么喜欢你?”娜塔莎一字一句地重复道。

“……”托尼扶额,无力地解释道:“就是……分手了。”

“在一起的时候没考虑过现在这种尴尬的队友关系?还好现在纽约风平浪静,不然可有好戏看了。”娜塔莎一脸戏谑道。

“谁还没有为爱冲昏头脑地时候。”托尼翻了个白眼。

 



(二)

“所以你这次打算怎么道歉?”克林特从售货架上拿下来一包巧克力,丢到已经快放不下的购物车里。

史蒂夫停顿了一会儿,“不知道。”

“认真的?真决定分手了?”

“你觉得我和他真的合适吗?”

“连名字都不叫了??”克林特大叫一声,好在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托尼……”史蒂夫轻声念道。

“你这样子一看就是旧情未了好吗,铁罐这个人我知道,死要面子活受罪,你去跟他道个歉一切就都没事了。”克林特轻松地说道。

史蒂夫没有说话。

“而且铁罐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这事放在以前你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铁罐现在指不定在哪生气呢!”克林特眼疾手快的把货架上最后一包花生酱塞进购物车里,然后安慰性地拍了拍史蒂夫的肩。

“他生气的方式就是和别人搞暧昧。”史蒂夫冷冷地说。

克林特刚想反驳,手机铃声就吵吵闹闹地响了起来。

“Nat让我问问你为什么放铁罐的鸽子。”克林特看完信息后好奇地看着史蒂夫。

“因为他要跟我分手,我还去干什么?”

“……”克林特瞪大眼睛,“他说分手你就同意了?”

 



史蒂夫本来不想回大厦,但克林特说万一被媒体拍到美国队长夜不归宿肯定又要大做文章。

于是史蒂夫告诉自己回大厦只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没有任何其他理由。

“欢迎回家,罗杰斯先生。”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史蒂夫感觉贾维斯的声音要比以往冷上了好几度,机械化地声音没有了任何暖意。

“需要帮您把您和sir的浴缸调好水吗?”贾维斯问道。

“不用了。”史蒂夫拒绝道。

史蒂夫看了一眼四周,除了他站的地方其余角落都没有开灯,今晚应该是电影之夜,如果他和托尼没有发生这些事的话,托尼本应靠在他的肩膀上,对着电影屏幕喋喋不休。

“托尼呢?”史蒂夫下意识地问出口。

“sir说他今晚不回来。”

史蒂夫感觉一直在自己体内肆虐的怒火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几乎是瞬间,史蒂夫就决定搬出大厦。

“需要我帮您通知sir吗?”

“不必。”史蒂夫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手上收拾行李的速度也不由地加快了起来。

但收拾到一半,史蒂夫的动作又不由地慢了起来。

他知道贾维斯肯定把消息传达给了托尼,他潜意识里希望自己给托尼足够的时间赶回来,希望托尼挽留自己,跟自己解释他和那个蜘蛛侠到底是什么关系。

史蒂夫当然知道自己的醋吃得太不理智,他甚至都不好意思把自己为什么生气告诉他的队友们。

所以当托尼跟他说“蜘蛛侠今晚临时有事,但那么好的餐厅不要浪费了,我们今晚来个烛光晚餐吧”的时候,史蒂夫分不清心里的感觉是苦涩还是怒火,他放你鸽子我就要做他的替补吗?

于是史蒂夫没有回答。

托尼显然是误会了史蒂夫的意思。

史蒂夫回过神来想和托尼说清楚的时候,托尼的分手短信已经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你想好了?”

史蒂夫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托尼。

“说实话,我不知道。”史蒂夫看着托尼,嘴角苦涩地上扬了一下。

“你要搬去哪?”托尼有些不自然地问,“我的意思是,你毕竟还是复仇者,我需要知道你的地址。”

“你回来就是想问我这个?”史蒂夫的语气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我和神盾局一直有联系,这个不用你担心了。”

气氛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两个人都知道再不说些什么关系就真的无法挽回,但谁都不愿意开口。

“斯塔克先生!”突然从窗户外面跳进来的蜘蛛侠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但几乎是同时,托尼就走到了蜘蛛侠面前。

“你这几天怎么回事?”托尼怒气冲冲地问,“这个时间你不睡觉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还有战后总结的时候你莫名奇妙的消失,是不是以为你是我招进来的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托尼的语气可以算得上是严厉了,但是蜘蛛侠好像笃定了托尼不会真的对他发火,反而一把抱住了托尼。

“斯塔克先生你不要生气,我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不仅要准备西班牙语考试,基地的训练量也越来越大,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也出了点问题,今天好不容易才弄好,将来几天我又没有时间,于是今天晚上我就赶紧给你送过来了,希望你生日快乐!”

蜘蛛侠摘下面罩,一脸邀功地看着托尼。

史蒂夫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翻腾的怒火夹杂着醋意差点将他的理智冲翻,但幸好他拥有四倍的克制力。

“你的新男朋友?”史蒂夫努力让自己的嫉妒不要表现得太过明显。

两个人同时愣住,但托尼率先反应过来。

“你在说什么?”托尼不可思议地看着史蒂夫,但还是把彼得从怀里推开了。

彼得站在原地不敢动,他第一次看到美国队长对他流露出如此不善的眼神,有点害怕地小声问:“您怎么会这么想……”

“彼得你先回家。”托尼看着史蒂夫,对彼得命令道。

彼得更是一秒也不敢多留,如蒙大赦般地跳出了窗子。




“你怎么会这么想?”只剩下自己和史蒂夫后,托尼有些不敢相信地问。

“所有人都觉得你们很暧昧。”

“所有人?你是指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

史蒂夫还没来得及回答,托尼继续:“有时候我真想一拳打烂你的牙齿,你到底天天在想什么!!”

“对不起,我……”

“他很孤单,缺乏父爱,又视我为偶像,我希望可以帮助他,就这么简单,我没和他上床!”

“对不起……”

托尼显然被气得不轻,史蒂夫也忘记了自己要搬走这一回事。

“托尼你要喝咖啡吗?我去给你倒。”

 



正在看电影的复仇者们看着美国队长匆匆忙忙从电梯下来接了一杯咖啡,又匆匆忙忙回到电梯时,克林特和班纳不情愿地拿出了一百美元。

娜塔莎优雅地接过美元,笑容魅惑地说:

“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

 

 

 

 

 


评论(7)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