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我们借着朋友的身份在做些什么(十五)

(十五)












尽管洛基的反击在网络上取得了很大的反响,相当多的人已经及其厌恶那些捕风捉影的文章,但是写文章的人并没有因此收敛。

 




 

洛基在书房整理文献,导师法布提走进书房的时候递给洛基一份《泰晤士报》,面色凝重地问道:“你男朋友怎么回事?”

洛基疑惑地接过报纸,看到一篇名为《索尔抛弃怀孕女友另结新欢》的文章。

“据索尔的前女友透露,当她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去求索尔复合,索尔不但不同意反而要求她打掉孩子。她悲愤绝望,服食了大量安眠药,幸而被家人救起……”

洛基“啪”地一声将报纸拍到桌子上。

法布提叹了口气。

“无稽之谈,索尔不会做出那种事。”洛基想让自己的话说得更有底气一些,但是压住报纸的手却微微发抖。

法布提摇了摇头,径自坐到了办公椅上,开始整理资料。

洛基再也沉不下心整理文献,匆匆告别了法布提就回了寓所。

 






洛基像往常一样,将今日和索尔有关的报纸递给了索尔。索尔看都没看就将报纸放到了一遍,招手让洛基坐到他旁边。

“你不先看看报纸上是怎么说你的吗?”洛基站在原地没有动。

“无非都是骂我的话,博人眼球而已。”索尔见洛基没有反应,再次招了招手。

“你把报纸看完,我有些事想问你。”洛基还是没有过去,神色淡然,语气听不出喜怒。

“我也有事情想问你。”索尔似笑非笑地看着洛基。

“什么事?”

“你看这个是什么?”索尔说完将一沓信纸扔到桌子上。

洛基看到后先是心里一惊,然后胸膛里便燃起怒火,不敢相信地问:“你翻我抽屉?”

“是,我翻了。”索尔理所当然地说,“不翻的话我怎么会知道你瞒了我这么大一件事呢?”

洛基气得浑身发抖,范达尔喜欢他这件事本来就让他心里十分不好过,他不但要忍受对范达尔的愧疚,还要忍受索尔的冷言冷语和怀疑,他做错了什么?

“我之前并不知道他喜欢我,信里也没有值得你生气的地方。”洛基耐着性子解释道。

“他做了那么多的事,你真不知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洛基因为报纸的事本来就心烦,想要索尔给他一个解释。却没想迎接他的却是索尔毫无理由的冷落和怀疑。

洛基的眼睛不由得红了起来。

若在平常索尔肯定不顾一切把洛基抱在怀里哄了,但今天,索尔看到了洛基在一本书上的笔记。

“当A无可救药地爱着B的时候,B也不可避免地会爱上A。”

范达尔是不是无可救药地爱着洛基?洛基又会不会无可避免的爱上范达尔?

索尔突然想起范达尔之前说的的一句话,当时索尔问范达尔:

“我不在的时候洛基是什么样子的?”

“他在你面前是什么样子,在我面前就是什么样子。“

当时索尔并不知道其中深意,但洛基小心翼翼藏起来的这封信,让索尔由一知半解展开了无穷的想象。

 

洛基微红的眼眶不但没有激起索尔的同情,反而使他妒火中烧。

“那你是怎么给他回信的?“

洛基看着索尔,自嘲地笑了一声,将报纸丢到索尔面前,不想再站在这里。

洛基走后,索尔心烦气躁地拿起报纸,却被头条上的内容吓了一跳。索尔一字一句地读了下去,报纸上的内容让他如遭雷劈。

索尔翻出简的手机号,看着那串熟悉的数字,索尔犹豫了一会儿,拨了过去。

 

   





 

洛基看着眼前秀色可餐的食物,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在这里生闷气。但那条新闻又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如果新闻上说的是真的,自己该怎么办?

洛基一门心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坐到了他的对面。

“一起划船吧?”

洛基抬头,看着对面的人,摇了摇头。

“我看到新闻了,他跟你解释没有?”

洛基再次摇了摇头。

“一起划船吧。”

洛基紧抿着嘴唇,在心里挣扎了好久,问道:“范达尔,我是不是第三者?”

范达尔笑道:“不是。”

“你没骗我?”

“我永远不会骗你。”

听了范达尔的话洛基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但是这种好受并没有维持多久,洛基很快又觉得胸口十分压抑,快要喘不过气来。

“去划船?”范达尔再次邀请。

“好。”洛基点头。

 

 





 

索尔面色沉重,听完手机对面那人的话后,猛然将手机摔到了地上。索尔扶住额头,无力地坐到了地上,简的话不断在他耳边回响。

“谁让你这么做的?“

“……“

“你们的目的是谁?我还是洛基?”

“我不能说。”

“简,我是真的喜欢过你,好聚好散不好吗?”

简挂掉了电话。

索尔坐在地板上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到底是谁会如此大费周折,联系到简来诽谤自己。

索尔想给洛基打电话,却发现手机已经开不了机。

“操!”

手机再次被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已是初春,天朗气清。

洛基坐在船头,范达尔站在船尾撑桨。。

“这么好的天气一年也见不了几次,心情好一点了没?”

阳光照到水面上泛起白光,洛基微微眯起眼睛。

“好多了,谢谢你。”

“你以后还会帮我写论文吗?”

“会。”洛基说,“之前是我冲动了,对不起。”

没有什么比失而复得更加珍贵,范达尔兴奋得不由加快了划桨的频率。

船身左右晃动起来,洛基惊呼出声:“你慢点划!”

“不,我开心,开心就要快点划!”范达尔边划边笑。

洛基用双手撑着船身保持平衡的同时,还不忘用眼神瞪范达尔。

范达尔卖力地划船,将洛基的眼神尽收眼底,拢了拢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笑意更浓。







(一放假就懒......假期完结的计划💊)


评论(19)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