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我们借着朋友的身份在做些什么(十四)

(十四)









洛基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范达尔正睡在床边。

洛基想轻轻地把自己的手从范达尔的手里抽出来,但不料细小的动作还是惊醒了范达尔。

“你什么时候醒的?”范达尔下意识地握紧了洛基的手,两个人同时一愣。洛基低着头不说话,范达尔尴尬地把手松开。

“我刚醒。”洛基说,“我睡了多久了?”

“一个下午,想喝水吗?”

洛基点点头。

范达尔起身走进厨房,过了不久便走了出了,手里端着一杯水。

洛基接过水,呆呆地看着水杯上方冒出的热气。

“你如果不想见到我,我可以离开。”

范达尔站了一会儿,见洛基没有反应,苦笑了一声,拿起外套朝门口走去,一直等到他关上门,都没有听到洛基的挽留声。

范达尔离开了好一会儿,洛基才慢慢地放下杯子,拿起手机编辑消息。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心安理得的享受你的关心和照顾;我也做不到厚着脸皮以朋友的身份享受着情人的待遇。这对你太不公平了,不要在我身上继续耗费时间了。一直没告诉你,我和索尔在一起了。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索尔会生气。

 

范达尔没有回复消息,洛基不知道自己的处理方式到底对不对。



 

 

 

“我的天,你真这么做的?” 

洛基将手机远离了耳边十公分,皱着眉问:“我这么处理到底对不对?”

“对对对,虽然很伤范达尔的心,但是不喜欢就不要暧昧,我最讨厌不喜欢还tm搞暧昧的人了,浪费别人的青春和感情,卑鄙!!!下流!!!可耻!!!”

洛基再次将手机远离了耳边十公分。

托尼喋喋不休的谩骂声从手机里传来,洛基忍受了十秒钟后,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不久后洛基收到了索尔的短信,说他在机场,等洛基去接他。

洛基在机场里找了大半天,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坐在行李箱上的索尔。

洛基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索尔扑了个满怀。

“奥丁把我赶出来了,你可要收留我。”

“什么?!”洛基想推开索尔,但索尔死死抱住他不放。“怎么回事儿?你父亲为什么把你赶出来?你不是要继承公司吗?”

“总之我可以和你在一起啦,不用三天两头地坐飞机了!”

洛基皱着眉不说话,一脸严肃的看着索尔。

索尔撇了撇嘴,满不在乎地说:“我想过几年再接管公司,奥丁不同意,我才不管他。”

“那你现在怎么办?整天游手好闲?”听完索尔的话洛基脸色更黑了,语气不由地冲了起来。

索尔赶紧给洛基顺毛,好不容易洛基的情绪平静一些了,索尔犹豫了一会儿,试探着问,“前几天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没有。”洛基生硬地说,边说边拉着行李走。

索尔连忙跟上,一边道歉一边讨好,“原谅我好不好,我那个时候太患得患失了,我害怕啊……“

 




在索尔的道歉声中,洛基打开了寓所的门。

索尔一个健步冲进去,四仰八叉地躺到了沙发上,洛基十分嫌弃的把他拉起来,替索尔把外套脱了。

“你可真贤惠。“索尔美滋滋地说。

“我怕你弄脏我的沙发。“洛基翻了个白眼,“把裤子脱了。“

索尔听完后急不可耐地抽掉了腰带,仿佛刚才那个累得站不起来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你脱,我不脱。“洛基连忙解释道。

索尔裤子只脱到一半,听了洛基的话像是瘪了气的气球一样又瘫到了沙发上。

洛基看着索尔衣衫不整的样子,气得踢了索尔两脚,索尔被踢了反而像是占了便宜一样嘿嘿笑着,弄得洛基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打算怎么办?”洛基问。

“陪你读书啊。”索尔理所当然地说。

“你不是说奥丁想让你尽快接管公司吗?”

“是他想,又不是我想。”

索尔说完四处打量,看到了餐桌上的水杯。

“水杯谁用的?”

洛基顺着索尔的眼神看过去,心里一惊,那是范达尔用的,自己一直忘了收起来。该怎么跟索尔解释?

但很快洛基就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自己和范达尔清清白白,根本不需要跟索尔解释。

“范达尔。”洛基实话实说。

索尔也没有多大反应,一副他早就料到了的神情。

“以后这个公寓,只能出现我和你的东西,听见没?”

洛基假装思考了一下这句话的可行度,抬杠道:“我这里经常有人来,肯定会出现其他人的东西。”

索尔知道洛基的嘴上功夫有多么厉害,没有继续反驳,恶狠狠地瞪了洛基一眼,但后者丝毫不为所动。



 

 

洛基躺在索尔的腿上玩着手机,索尔一只手挠着洛基的下巴,另一只手在翻报纸。

洛基突然起身,面色凝重地看着手机屏幕。索尔疑惑地将头凑过去,只见屏幕上的标题写着大大的“奥丁逊家废物长子被赶出家门”。

洛基被气得不行,索尔却觉得没什么关系,又不是洛基觉得他是废物,其他人怎么想都和他没有关系。

“而且很有可能是奥丁授意的,为了逼我回去。”索尔哄着洛基,“别生气了,我们不管他,吃饭去,好不好?”

洛基虽然还是气愤难平,但还是听了索尔的话。

但是一连一个星期,主流媒体上每天都会出现那个人指桑骂槐、尖酸刻薄的文章,对索尔大加讨伐。

洛基气呼呼地指着平板上的内容问索尔:“你真的忍得下去?”

“那我能怎么办啊?”索尔无奈地说,“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洛基手指轻抚着平板屏幕,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索尔正想着这次该怎么让洛基消消气,洛基突然冷笑一声,把索尔吓得不轻。

“你……你要干什么?”索尔心惊胆战地问。

“我可看不下去有人这么欺负我男朋友,既然他想用这种方式攻击你,我不介意让他知道。”洛基打开电脑,开始打字。

“写文章,我洛基可不输任何人。”


评论(7)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