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我们借着朋友的身份在做些什么(十三)

(十三)







所以范达尔不是因为一时冲动才跟自己告白的?范达尔喜欢了自己整整五年?所以自己让范达尔五年的暗恋有了希望后,又无情地拒绝了他?

真是太糟糕了,他怎么做出了这么无耻的事情!

洛基的脑子里此时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说“这不是你的错,你又不知道他喜欢你”,另一个说“你玩弄了一个如此喜欢你的人,你简直就是个婊子!”。

 


“第三次了。”索尔淡淡地说。

“什么?”洛基一脸茫然地问。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已经第三次了。”索尔面无表情,但洛基能感受到索尔内心早已怒浪滔天。

“对不起,我在想事情。”洛基赶紧解释道

“想事情?”索尔冷笑一声,“想什么?”

洛基愣愣地看着索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索尔因为洛基的心不在焉本来就十分不爽,再加上他们在一起的这几天里,一直都是他在跟洛基表达心意,洛基从来没有说过喜欢自己。索尔十分介意这一点,但是碍于面子,又不好意思问,只能憋在心里。

洛基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刺激到了索尔最敏感的神经,心中的不满和被忽视的失落以及无法抑制的怀疑充斥在一起,混杂成一股强烈而又阴鸷的怒火。

索尔突然起身,没有理会洛基的挽留和道歉,迅速拦了一辆出租车。

不论洛基怎么敲打车窗,索尔都没有看洛基一眼。

洛基的脑子里乱得不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出租车绝尘而去。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索尔将桌子敲得当当响,史蒂夫的脸色也非常难看。

“你说你觉得洛基一点都不在乎你,跟你上床只是玩玩?”

“他瞒着我看一张纸,我进去的时候他很慌张地把纸塞到了抽屉里,他以为我没看到,但是,我什么都看到了。”索尔无所谓地耸耸肩。

“一张纸而已,难不成还是情书?况且这个年代已经不流行写情书了。”史蒂夫安慰道,“而且,我可没听说洛基曾经跟谁上床玩过。“

“那他为什么那么慌张?为什么我跟他说话的时候心不在焉?为什么从来不说喜欢我?”索尔对史蒂夫的话将信将疑,迅速地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你整天拿感情的事情为难我,我只是一个狗头军师,不是什么都能帮你解答的。“史蒂夫颇为无奈地说。

“那我该怎么办?“索尔双手插进头发里,烦躁地问。

“去示个好道个歉,洛基会原谅你的无礼行为的。“

 

 

洛基扶着昏昏沉沉的额头回到寓所,此时他真的很想先睡一觉,但是抽屉里范达尔的信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让洛基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看了下去。

 




 你可能会想,这算是什么胆大妄为呢?偷偷摸摸的暗恋而已,还能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我再次请求你,请千万不要生我的气。

 

我偷看过你的房间,有一年的圣诞晚宴,我偷偷溜出去,跑到你房间外面,透过窗户,像朝圣一般观望你的房间。

你当然不知道这个,因为一般在那个时间,你都在和索尔跳舞。

但是不久后,我就被管家发现,我浑身哆嗦地想象着你会如何恼羞成怒跟我一刀两断。但是你没有,你替我泡了热茶,告诉我即使和家人吵了架也不要大冷天留在院子里,会感冒的。你说如果我实在没地方去,可以在你的房间留一会儿。

所以你现在明白为什么连续几年的圣诞节我都和父亲吵架了吗?

 

我亲吻你用过的茶杯,你不要感到恶心,我买了新的茶杯放到你的桌子上,而你用过的那个,至今仍放在我的书桌上。不久前你看到我的杯子时一脸惊喜,开心地说你曾经用过和我一样的杯子,事实上,那就是你的。

 

你喜欢看莎士比亚的舞台剧,但是我没有机会陪你去,索尔每次都和你形影不离。我多希望我也能有机会和你一起去看舞台剧。你和索尔去看剧的时候,我也会买两张票,假装其中一张是你的。在脑海中估计着你什么时候会笑,什么时候会哭,我就跟着你一起笑,一起哭。

 

你可能会觉得我很可笑吧。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很可笑,像个傻子一样,一厢情愿地沉浸在一件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里。

我知道你喜欢索尔,暗恋一个人是什么样子我太清楚了。

索尔有了女朋友,你气不过,疏远索尔而跟我亲近,这些我都是知道的,你不用因此感到愧疚。

那几天发生的事情是我做梦都不敢想过的。我们一起看电影,一起吃晚餐,一起学习……

 

我把这些琐碎而对你毫无意义的事一股脑儿地写下来,目的不是为了让你可怜我而和我在一起,只是想让你知道,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我会继续以朋友的身份,一直守护你。

 

我爱你,洛基。

 




洛基两手哆嗦,把信放下。然后他长时间地凝神沉思。他模模糊糊地回忆起这几年里范达尔的身影,可是这些回忆,朦胧不清,混乱不堪。

洛基感到头晕地更加厉害,眼前的事物也越来越模糊,最后终于扛不住睡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本来有点想弃坑,但是又看了一遍雷神三后,一秒回坑)

 


评论(19)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