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我们借着朋友的身份在做些什么(十二)

(十二)











洛基趴在床上,闭着眼睛稳定自己的呼吸。

索尔的动作轻柔,和刚才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药涂好的一瞬间,洛基立马推开索尔,一个人倚在床背上,双手抱胸不说话。

索尔怎么安慰都没用,洛基还是一副委屈又生气的样子。

“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我明天就回学校。”洛基红着眼眶说。

“别啊宝贝儿,再陪我几天呗。”索尔祈求道。

“别以为我不会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早就定好机票了,明天就走。”洛基的语气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和你一起去。”索尔说。

“你去干什么?”洛基疑惑地问。

“检查一下有没有人觊觎你。”

洛基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不想理索尔。

 

 


洛基刚下飞机就收到了范达尔的短信。

“你看了没?”

洛基不明所以地看着消息,不知道范达尔说的到底是什么。思来想去,也就只有那摞书了吧,于是洛基回复道:

“还没呢,怎么了,很重要吗?”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复道:“不重要,你有时间再看吧。”

索尔拎着行李走了过来,探着脑袋看洛基的手机屏幕,“谁啊?”

“范达尔。”洛基从索尔手中接过行李,“他问我书的事。”

“范达尔?”索尔不悦地重复,“你还和他有联系?他不是喜欢你吗?”

“我和他是朋友也是同学,而且我觉得他那时只是因为误会而产生的一时冲动,他可能早就不喜欢我了。”洛基领着行李在前面带路,边走边说。

“不行,我得和他谈谈。”

“不行!”洛基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索尔,“本来什么事都没有,你这么一掺和我会很尴尬的。范达尔和我只是朋友,而且他现在根本没提那件事,你又何必挑起来呢?”

索尔拧着眉思索了一会儿,不乐意地点了点头。

 



索尔被洛基派出去买水果和啤酒。

洛基在屋子里坐着,感受着那个位置隐隐约约传来的疼痛,再次在心里把索尔骂了一遍。

洛基突然看到圣诞树下堆放着的礼物,有些艰难地起身,将礼物一件一件拆开,玩偶一类全都堆放到了沙发上,好吃的都塞到了冰箱里。

只剩下了范达尔的铁盒子。

洛基泡了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然后拆开了盒子。

盒子里大概有三四十张牛皮纸,是范达尔的字迹,字形十分优美。

洛基心里猛然一颤,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有些哆嗦地拿起了第一张纸:

 

洛基,首先我想让你知道,我写这些,并不是想要逼你做出回应,只是因为我想告诉你,我这些年是如何偷偷摸摸而又胆大妄为地爱你。

我全部的生活都曾属于你,而你对此一无所知。你单纯的以为我爱上你是因为前些日子你对我的刻意亲近,并以此作为拒绝我的借口。既然如此,那我不如告诉你事情全部的经过。

但在此之前,我请求你,请不要责怪我的有意接近。

 

在我十三岁那年,父亲破产,曾经的生意伙伴一哄而散,欠我们家钱的人我们找不到,而追债的人却不断的讨上门来。我父亲走投无路,将你们三大家族的圣诞晚宴作为仅存的一根救命稻草,用尽一切办法得到了邀请函。

父亲让我讨好你,跟你成为好朋友。

但我并不想去,我见惯了你们这些富家公子的盛气凌人。

我无比厌恶父亲虚伪的要求,但我无比庆幸我去了。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每一个瞬间,我此生都不会忘记。

你毕恭毕敬地跟我父亲打招呼,对着我友善地笑,邀请我跟你们玩。

是的,你们。你和索尔从小就认识,年龄相当,家世相仿,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嫉妒索尔,嫉妒他能从你手中抢走书籍,和你闹作一团。

你和索尔闹得不可开交,我坐在一旁羡慕着索尔和你的关系,桌子上你的书籍触手可得,而我却没有勇气去碰一碰它的软壳。

 

索尔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热情,义气,阳光,但我在心里却暗暗地嫉妒他,嫉妒他能随时出现在你的身边,而不需要什么邀请函。

 

你贪玩,喜欢恶作剧,偶尔孩子气的样子让我心动不已;你聪明,学识渊博,身上散发的文艺气息令我心驰神往。

父亲问我和你的关系怎么样,我竟一下子没能答出来。

“富家子弟,就那样呗。”我支支吾吾地搪塞道。但我发誓我心里不是那么想的。

 

我真的很爱你,不是因为一时冲动,这份感情已经经过了数年的发酵与沉淀,它只会越来越浓,越来越难以消散。

我知道以我的身份和家世,根本没有能力和资格追求你。但我还是一头栽了进去,无可救药地喜欢着你。

 

我发奋读书,只要有排名,我永远是第一。我以一种近乎倔强的毅力学习着你喜欢的东西,只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你热情似火地讨论着什么。

但我害怕你发现我不是真心喜欢文学,害怕你对我的有意接近产生鄙夷。每次和你谈论什么的时候,我的心就像紧绷的琴弦,一直颤个不停。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突然响起,洛基连忙将牛皮纸和铁盒子一起放到抽屉里。

索尔回来了。

“在看什么?”索尔将洛基的头揽到自己的腰侧,手指轻轻揉搓着洛基的头发。

洛基还没从信的内容中缓过来,思绪停留在十三岁那年,一脸胆怯的范达尔站从他父亲身后,犹豫地探出半个头。他笑着跟范达尔的父亲打了招呼,然后向范达尔伸出了手。

索尔不爽地捏了捏洛基的脸,“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洛基紧张地说,不留声色地将抽屉推回去。

“范达尔还在纠缠你吗?”索尔突然话题一转。

“你在说什么?他从来没有纠缠过我。”洛基有些急切地为范达尔辩解。

索尔低头吻了吻洛基的额头,眼神落到洛基的抽屉上。洛基心里一惊,连忙起身抱住索尔,将索尔往屋子外面推。

“我们出去走走吧。”洛基建议道。

“好啊。”索尔顺势舔了舔洛基的嘴唇,任由洛基将他推到外面。


评论(8)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