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我们借着朋友的身份在做些什么(九)

(九)





洛基凭借优雅的外表,绅士的行为和学霸的光环,在大学里混得风生水起。

索尔跟着奥丁忙得焦头烂额,完全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关于洛基的事。

洛基在刚入学没几天就写出了令教授都震惊的文章,为此学校甚至专门给洛基安排了独立的寓所,以方便他的思考和写作。

会有很多同系的同学找他一起探讨问题,其中不乏有些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洛基既不热衷也不反感于这种生活,每次都表现得友善耐心,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但是只有洛基自己知道,每当公寓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时,他有多想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到底要不要给索尔发消息?洛基将手里的诗集翻得沙沙作响,心思却早已飘到了另一个国家。

敲门声响起,洛基心不在焉地起身,开门看到了捧着一摞书的范达尔。洛基连忙从范达尔手中接过书,将书放到了书桌上。

范达尔累得气喘吁吁,洛基手忙脚乱地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范达尔一口气喝掉半瓶,气息有些不稳地说:“真没想到这些书这么沉。”

洛基哭笑不得,“怎么累成这样?不是说好一起去拿的吗?”

“我以为很轻的。”

洛基无奈地摇头,“以后不要这样了好不好?我会有愧疚感。”

“好,都听你的!”范达尔嘿嘿一笑。

   



一个月后,洛基接到了劳菲的电话,要求他回家参加圣诞晚宴。

尽管离圣诞节还有一些日子,校园里的圣诞气息已经十分浓厚,洛基离开时收到了不少礼物,其中包含范达尔的一个长方形的铁盒子。样子看上去只是普通的明信片,再加上洛基实不想在长途飞行中带上一堆大大小小的礼物,就把礼物都留在了公寓,只带着一本书上了飞机。

洛基不得不承认,他不反感甚至很期待这次晚宴。往年他很讨厌这些上流社会惺惺作态的交易晚宴,但是今年,他很想知道索尔会怎么面对自己。

 



洛基一身正装推开玻璃门的时候,大厅里的一位女客正笑得合不拢嘴,洛基朝旁边看过去,果然看到了同样满脸笑容的索尔。

“你可真讨厌!”女客说完,往索尔胸前的口袋里塞了一张丝巾,笑着离开。

索尔也看到了洛基,他从容地走到了洛基面前,向他伸出手:“和我跳支舞?”

洛基翻了个白眼,不爽地将手递过去。

节奏很缓慢,两个人都游刃有余。

“最近怎么样?”索尔问。

“很好。”洛基不痛不痒地回答,并没有细说的打算。

索尔也没有继续追问,整支舞跳下来,两个人只是聊了几个无关紧要的话题。

“谈谈?”洛基问,然后没等索尔回答,就去了楼上的露台。

索尔眼神一暗,紧紧盯着洛基上楼的背影,跟周围的人说了声抱歉后,就一步一步地跟了上去。

 



洛基有点后悔约在露台了,因为实在是太冷了。洛基正想回去另找一个地方,转身就看到了索尔魁梧的身影立在眼前。

“谈什么?”索尔的眼神晦暗不明,低沉的嗓音让洛基的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你那次要跟我说什么?”洛基心一横,与其让这件事一直成为他心里的疙瘩,不如趁此机会说清楚算了。

“哪次?”索尔疑惑地问。

洛基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想说的话全都变成一堆浆糊。

你看,困扰了你这么久的事,索尔那个没心没肺的早忘记了!所以你还在纠结什么?洛基又气又恨地想,然后瞥了索尔一眼,什么都没说,绕过索尔就想回去。

索尔意识到自己开的玩笑有些过了,急忙伸手拦住了洛基,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那次啊,我想起来了!”

“所以新任的首席执行官大忙人。”洛基强迫自己笑着说,“还记得那天你想跟我说什么吗?”

索尔并没有马上回答洛基的问题,而是将洛基拉到了一个带地暖的房间里。索尔早就注意到洛基被冻得发抖的肩膀和发红的脸颊了。

“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吗?”索尔问。

洛基因为索尔贴心的举动脾气缓和不少,于是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答案的索尔紧紧盯着洛基,不愿意错过眼前的人即将出现的任何表情。

“好,你告诉我,我离开酒店说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评论(16)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