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我们借着朋友的身份在做些什么(四)

(一)(二)(三)

 

“那我明天和你一起去帮索尔补习。”托尼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倒是要看看索尔能见色忘友到什么程度!”

 

 

索尔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觉得自己今天的行为实在是太过粗鲁,他完全没有理由这么对待洛基。

索尔从桌子上拿起手机编辑信息。

“今天的事,我很抱歉,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索尔写到一半又全都删掉,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

 

“你喜欢帕丁熊吗?”

 

按完发送键后索尔瞬间想扇上一秒的自己一个耳光,他到底在说什么?有那么多问题可以问,他为什么要问一个这么奇怪的?

索尔懊恼地捶床,对自己的词不达意感到力不从心。但稍微冷静一些后,索尔开始期待起洛基的回复。

然而三分钟过去了,洛基什么都没有回复。

索尔开始不耐烦,开始焦躁不安,开始思考洛基是没有看到,还是看到了故意不回复。

索尔不想让自己就傻傻地坐在床上等消息,他去了奥丁的书房,跟奥丁聊了一会儿天。等到父子间的谈话终于结束的时候,索尔瞥了一眼书架旁边的立钟,失望地发现时间才过去十分钟。

索尔关掉了手机的提示音,将手机丢到沙发上,他想每隔一段时间再去瞅一眼手机,这样就不会让洛基觉得自己在苦巴巴地等待消息。

索尔好不容易忍了二十分钟没看手机。

这下洛基该回我消息了,而且我没有坐在那等他半个小时,我只是忙完之后顺便看看手机,索尔这么对自己说。

 

洛基还是没回消息。

索尔的心情瞬间跌到谷底,一肚子难言的怨气,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索尔就把电话打过去了。

 

“喂?”洛基的嗓子沙哑而慵懒,像是哭过之后睡着被吵醒的样子。

洛基不是故意不回消息,他是在睡觉没有看见,这个想法让索尔原本略有怒气的情绪变得柔和起来。

“我打扰到你了吗?”索尔轻声问。

“还好,我本来就不想睡,托尼非得让我睡。”洛基抱怨道,“你有什么事吗?”

“也没有什么事。”索尔话音刚落,电话对面的洛基就打了一个哈欠,索尔继续说,“我是想问,那个……”

“什么呀?”洛基的语气没有半分的不耐烦,仿佛根本不记得白天索尔的冒犯,这让索尔更加愧疚。

“你喜欢帕丁熊吗?”反正洛基早晚会看到那条消息,索尔一咬牙,一鼓作气地问了出来。

“什么?”洛基有些哭笑不得,“你大半夜打电话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那个……我在网上看到一只帕丁熊玩偶,还有半个小时就买不到了,就……就想问问你要不要!你又不回我消息,我只好打电话了。”

“谢谢你索尔。”洛基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不过不用了,你可以送给简。”

“啊?那算了,你早点睡。”索尔不明白洛基为什么突然提起简,虽然帕丁顿熊是他瞎编的,但洛基的拒绝还是让他有些失望。

“嗯,你也是。”

挂掉电话的一瞬间索尔才想起来,他的初衷明明是道歉,结果半句话都没和道歉扯上关系,反而将洛基吵醒了。

索尔再次瘫倒在床上,将被子用力地盖过头顶。

 

 

索尔再次推开咖啡厅包间的门的时候,除了意料之中的范达尔,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托尼居然也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

托尼看清楚来人之后,用一种毫不掩饰地好奇眼光在索尔和洛基之间来回打量。索尔被看得有些发毛,赶紧坐到了洛基旁边,边将书包里的东西往外掏,边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洛基淡淡地看了索尔一眼,轻轻地说:“没关系,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托尼用他的手指甲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桌子,发出“卡嗒卡嗒”的声音。

托尼突然站起来,将索尔挤到一边,坐到洛基和索尔中间,宣布道:“为了我们的学习小组更有效率,我决定和洛基分头行动,洛基帮范达尔,我来帮索尔,大家有意见吗?”

范达尔当然没意见,他立马将自己刚写的论文递到洛基面前。洛基什么也没说,接过范达尔的论文仔细地看了起来。

索尔也不好说拒绝,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洛基,却看到洛基耳朵上的一枚耳钉,墨绿色的钻石宛如一滴水珠,仿佛随时会滴到他细腻的脖颈上。

索尔咽了咽口水。

“所以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托尼拍拍手,将看上去心不在焉的索尔的注意力拉到他身上。

“可以。”索尔有些尴尬地说。

 

中间休息的时候,索尔忍不住一直往洛基的耳朵上看,那颗墨绿色的钻石和洛基实在太过相称,洛基说话的时候来回转头,那滴水珠仿佛下一秒钟就要滴落下来。

索尔下意识地伸手去接,手伸到一半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僵硬的指了指洛基的耳钉,“很好看的耳钉,眼光不错。”

“哦?谢谢。”洛基的语气很开心,“范达尔送给我的。”

 

 

评论(13)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