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锤基】我们借着朋友的身份在做些什么(三)

(一)(二)





“我是哪里惹到你了吗?自从你进了这个房间,就没有过好脸色。”

洛基真诚地看着索尔,希望索尔能为他略显粗鲁的行为作出合理的解释。

“你这几天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不回我短信,甚至连课也不上?”索尔将自己的怒气全部归结为洛基这几天的不辞而别,洛基毫无愧疚之的样子更是火上浇油。

“托尼没跟你说吗?我在帮他整理实验报告,期末了有些忙。”

“告诉了。”索尔揉揉鼻子。

“那你还疑惑什么?”洛基轻笑一声。

“你看到我女朋友的照片了没?”索尔突然转移话题。

“看到了,很好看,我也挺喜欢她的。”洛基语调平平,听不出有什么喜怒。

“我本来想去你家找你,但是我女朋友非得让我陪她去看电影,如果不是因为她今天要和她闺蜜去逛街,我都没有时间来赴你的约。”

索尔说这话的时候紧紧盯着洛基的表情,希望能看到洛基难过的情绪来,但洛基只是调笑地说了句“重色轻友”,一副他早就预料到的样子。

自己在洛基心里就是这个形象?索尔有些不开心起来。


索尔还想继续说一些贬低洛基在他心中地位的话,但这时范达尔回来了,除了左手拎了一袋子文具外,右手还捧了一盒布丁。

范达尔将布丁放在洛基面前,“恰好路过你最爱的那家店,新出了一个芒果味,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洛基刚想说他很喜欢,索尔却抢先回复:“洛基只喜欢吃原味的。”

范达尔拿着布丁的手有些尴尬地僵在空气中,洛基接过布丁,解围似的拍了拍范达尔的肩膀,“其实芒果味我也挺喜欢的。”

索尔本来还想说什么,但当他看到洛基搭在范达尔肩上的手时,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索尔,你可以专心一点吗?”洛基伸手在索尔面前挥了挥,“你能把我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吗?”

索尔这才回过神,刚才他一直在想洛基这几天是不是一直和范达尔在一起,洛基是不是因为交了新朋友,就把自己给忘了。一想到洛基将来的身边不再是自己,而是眼前这个哪里都比不上自己的人,索尔就觉得热血在太阳穴里突突地跳动。

“不好意思,简最近身体不舒服,我有点担心她。”索尔撒了谎,他不想让洛基知道自己在计较这么小的事情。

洛基之前维持的很好的温和的表情有些破碎,声音有些不稳的斥责:“你以为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我是为了谁啊?你能不能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啊?”

索尔迅速地瞥了范达尔一眼,轻蔑的反驳:“谁知道你为了谁?”


洛基听完索尔的话,将手里的课本重重的摔到桌子上,夺门而出。

范达尔也顾不上手里还没写完的作业,迅速追了出去。

索尔心烦意乱地将手里的笔丢到桌子上,扶住自己的额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说出了这种话。





洛基将头埋在双臂之间,眼睛无神地看着桌子。

托尼坐在对面,不停地转着笔。

“又怎么了?”大概过了十分钟,托尼终于没忍住问。

洛基摇头,不想说话。

“你别这样,说出来会好很多。”托尼劝导道。

洛基还是摇头。

托尼没办法,只能握住洛基的手,“都会好的,都会过去的,今天的见面不顺利?”

洛基点头。

“索尔又说他女朋友的事了?”

洛基小声嗯了一声。

“我们之前不都考虑到这个情况了吗?你还信誓旦旦地说你没关系的,不是吗?”

洛基埋在手臂里的头又点了点。

“你要再不说,我就去问范达尔了。”托尼说完就松开了洛基的手,起身要离开。

洛基一把抓住了托尼,“我觉得索尔是真的喜欢简。”

托尼闻言又坐了回去,“之前你不这么认为吗?”

“我之前觉得他不懂什么是喜欢,我觉得他喜欢的是我。”

洛基抬头,托尼这才发现洛基的脸上有泪痕。

“现在我知道了。”洛基苦笑地摇摇头,“都是我在自作多情,他喜欢的真的是简。”

“是什么让你这么认为了?”托尼问。

“他每时每刻都在想着简,担心她的身体,更让我绝望的是。”洛基有些哽咽,停了一会儿继续说,“我说话的时候,他心不在焉。”

托尼除了握住洛基的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他。

“他以前从来不这样,我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洛基调整了一下呼吸,“我信了,我真的信了,索尔喜欢的真的不是我。”


“而且他对于我帮他的补习一脸不屑,好像都是因为我约他出来,他才没有时间去陪他的女朋友。”

“不会的,这个不会的。”托尼连忙否认,“索尔不是那样的人。”

“我之前也这么觉得。”洛基脸色苍白,“是我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

“你听着,洛基。”托尼严肃地说,“不管索尔有没有谈恋爱,也不管索尔是不是真的对你存有那种感情,你对他一直是很重要的。”

“如果今天你也在场,你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那我明天和你一起去帮索尔补习。”托尼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倒是要看看索尔能见色忘友到什么程度!”



评论(18)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