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南

all铁,锤基,小透明。

【盾铁】It wasn't worth it

OR WAS IT?


穿越时空梗,托尼在西伯利亚失去了意识,醒来后发现自己回到了内战前。

文末有点肉渣,我果然写不了肉,奇奇怪怪的(捂脸跑





托尼睁开眼睛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应该还在梦中,他怎么可能躺在自己卧室里柔软的床上呢?

西伯利亚冰冷的地面让他隔着盔甲的身体都忍不住地发抖,失去反应堆的盔甲反而成为了他的负担,让他在寒风凌烈的冬日中逐渐陷入昏迷……



精力充沛的身体告诉托尼他现在完好无损,史蒂夫带给他的伤痕已经完全找不到踪迹。如果不是记忆太过清晰和残酷,托尼甚至觉得自己和史蒂夫的战争只是一场梦。




回到过去就回到过去吧,未来学家托尼很快就接受了这一事实。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当托尼说自己要退出复仇者的时候。

“It wasn’t worth it.”托尼喃喃自语道。

没有人知道托尼的话是什么意思,史蒂夫更是直接拦住了托尼的去路,“为什么?”

托尼抬头看着史蒂夫,史蒂夫的眼睛里充满着担忧与不解,一股巨大的哀伤瞬间将托尼包围,

“我累了,还有,”托尼沉默了一会了,“我们分手吧。”




史蒂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僵在原地没有动作。明明昨天托尼还和自己吵吵闹闹开玩笑,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说我们分手吧。”托尼又重复了一遍。

复联成员都屏住了呼吸,这可是今天第二个爆炸性新闻。但史蒂夫没有给他们继续围观的机会,他扯住托尼的手臂,朝电梯口走去。

“你松手,我自己会走!”托尼有些生气地想甩开史蒂夫的胳膊。史蒂夫没有说话,只是松开了托尼的手臂,但脸色仍然难看地可怕。

电梯门关上的的瞬间史蒂夫急不可耐地开口:“你又在闹什么?”

“没在闹。”托尼语气平淡,听不出一点玩笑。

“不是说好不拿分手这种事情开玩笑的吗?”

“我说了不是玩笑!”托尼语气很冲,史蒂夫从来没有听到托尼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过话。




电梯铃响了,史蒂夫还未等电梯门完全打开就将托尼拉出了电梯。

“在卧室里谈也是一样的,我还是那句话。”托尼揉了揉被抓疼的手腕,轻描淡写的说。

“告诉我为什么。”史蒂夫眯起眼睛,紧紧盯着托尼。

“未来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谁告诉你的?”

“什么?”

“谁告诉你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自己看到的。”

“谁让你看到的?”

“别问了。”托尼心里有些泛酸,“就这样吧,如果你以后不想见到我,那我搬出去。”

“我想你需要冷静一下。”史蒂夫最后说,然后离开了卧室。




托尼叹了口气,他知道他的做法对于现在的史蒂夫来说很不公平,但是史蒂夫说得对,他现在确实需要冷静一下。

“Friday,帮我联系一下奇异博士。”

托尼等了半天都没有得到回答,有些疑惑地再次问道:“Friday,你还好吗?”

回答托尼的仍然是一片寂静,托尼慌张地冲出房间,遇到了端着小甜饼的克林特。

克林特见到托尼后十分仔细地将托尼上下观察了一遍,将手里的盘子递向托尼,用一种夸张的、像是对脑子出现问题的病人的语气说:“想不想吃一块小甜饼?刚烤的、热乎乎的小甜饼?”

“不!Friday怎么了!”

“什么Friday?”克林特惊讶地问,“好奇怪的名字。”

“我的人工智能管家啊!”

“不是Jarvis吗?你给他改名字了?说实话我更喜欢jarvis这个名字。”

“什么?”

“sir并没有给我改名字,还有,我也更喜欢jarvis这个名字。”贾维斯适时地回答了克林特的问题。




托尼听到天花板上熟悉的声音一时间有些恍惚,他有多久没听到过贾维斯的声音了?

“奥创呢?”托尼抓住克林特的手,急切地问。

“什么奥创,铁罐你是不是犯神经了?还有你这么抓着我被队长看到他要生气了。”

克林特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托尼,一点一点地扒开托尼抓着他的手。




“好吧,贾维斯,我需要你马上联系奇异博士!”托尼没有理会还在留在原地的克林特,一边召唤mark一边朝窗户跑。




“As your wish ,sir.”




托尼破窗而出,克林特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给史蒂夫发了一条消息。

“喂喂喂,是队长吗,铁罐从窗户飞出去了,留下了一地的玻璃渣。”




奇异博士很快就回复了托尼。

“我感受到复仇者大厦昨天晚上出现了一股奇怪的能量,和上次我使用时间宝石的时候所产生的能量频率几乎一致。”

“老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托尼边说边降落在了奇异博士的房子前,迅速从盔甲里走出来。

魔法师的大门仿佛有生命一般,在托尼靠近的时候自己打开了。

“我也不知道,告诉我你经历了什么?”

奇异博士不知从哪里突然出现在托尼的身前,托尼正想着该从哪里开始说,奇异博士突然俯身向前,将自己的额头和托尼的额头贴到了一起。

托尼的意识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到了一个立方体里,周围是不停波动的能量条,立方体的周围不停播放着“奥创”和“内战”,那些还未发生的事情。




奇异博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再次低声念了一道咒语,立方体周围的景象先是一片漆黑,然后又出现了新的。

之所以说是“新”的,是因为这次播放的景象是连托尼也没有见过的。




那是一场葬礼,漫天飞舞的白色花瓣,无数的人穿着黑色的衣服低头默哀,史蒂夫在最前面抬着一面棺材,棺材前方挂着的是托尼的照片。

托尼的身体闪了一下,奇异博士及时将他稳定了下来。




下一个画面是史蒂夫和奇异博士,也是在一个相似立方体里。在史蒂夫的立方体里播放是的托尼。

现在的托尼。




“我等你很久了。”史蒂夫说。

“什么?什么意思,他能看见我们?”托尼惊恐的问身边的奇异博士,但他身边的奇异博士和史蒂夫身边的奇异博士仿佛在用魔法交谈着什么,并没有理会托尼。

“对,我能看见你。”史蒂夫说,“虽然有些迟,但我还是想跟你说声抱歉,我知道我伤害了你,但我现在拥有了一个可以补救的机会,我可以回到过去,阻止巴基。”

“什么?时间可以随便改吗?你就这么容易就答应他?”托尼不理解地看着身边的奇异博士。

奇异博士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事情很简单也很复杂,托尼,史蒂夫想回到过去,而且就目前来看,他成功了。”

“如果他没成功呢?你就这么相信他?”

“史蒂夫让我把所有变量全都聚集在他身上,如果他不成功,只要我抹掉他的存在,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

“What the fuck !”托尼不可置信地冲着史蒂夫喊,“你有毛病?”

“我无法接受我亲手杀了你这个事实,如果无法改变这一点,我宁愿从未存在过。”

“那我爸妈呢?”托尼扭头问奇异博士。

“霍华德斯塔克十年前在睡梦中死去,你的母亲没多久也郁郁而终。”

“妈的!”托尼再次大喊,“居然特妈的是这样!那我是不是还欠了史蒂夫一个人情?”

“不,你不欠我,托尼,我……”史蒂夫的形象开始虚化,声音也开始出现嘶拉声。




奇异博士试着重新建立联系,但是失败了。

“史蒂夫和我用任务结束后的最后一点时间构建了这次联系。”奇异博士捂着自己的胸口,“这次跨时空的交流几乎消耗了我所有的魔力,我得休息一段时间。”




奇异博士念了一个咒语,托尼感觉周围的景象迅速的扭曲,自己的身体也开始扭曲。

一阵天旋地转,托尼回到了现实,他和奇异博士额头仍然贴在一起。

托尼只觉得后面有一股森森的寒意,回过头发现史蒂夫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




“你们在干什么?”史蒂夫哑着声音问。

托尼还因为立方体里的史蒂夫而处于震惊中,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眼前的史蒂夫的话。

奇异博士因为体力不支挂在了托尼的身上,这显然对现在的情形没有帮助。

托尼扶住奇异博士,有些慌张地问:“你还好吗?”

“我得睡一会儿。”

“好,去哪睡?我扶你去。”

奇异博士指了一个方向。

“我来吧。”史蒂夫从托尼手里接过了快虚脱的法师,“你先回大厦。”




托尼坐在床上整理着整件事情的始末,这个世界对他太仁慈了,父母没有离开他,贾维斯没有离开他,他拥有这一切,而这一切,都归功于史蒂夫。

但是在西伯利亚将盾插进他胸口的人也是史蒂夫,如果史蒂夫没有先伤害他,也就不会回到过去做这些事情,他到底该怎么面对史蒂夫?




史蒂夫进来的时候很安静,一言不发地坐到了托尼的身边。

托尼看着史蒂夫有些凌乱的头发,伸手替他整理了一下,整理完想把手收回来的时候却被史蒂夫一把抓住了。

“我看到了。”

托尼吃了一惊,“你看到什么了?”

“我自己。”史蒂夫将托尼的手握紧,“他说我会伤害你。”

“他还说了什么?”

“没了。”

“就这一句话你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就这一句话就够了。”史蒂夫将头靠在托尼脖子上,“事情已经严重到我亲自来告诉自己我会伤害你,托尼,我很害怕。”

托尼有些不知所措,除了安慰他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些不会发生的。”托尼轻抚着史蒂夫的头发,“源头问题已经被你解决了,一切都会变好的,不,现在已经很好了。”

“你还要跟我分手吗?”

托尼迟疑了一下,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很完美的世界,完整的家庭,贴心的管家,完美的爱人,他为什么要把一切搞得不完美?

“不了。”托尼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




史蒂夫用右手揽住托尼的腰,左手护住托尼的脖子,慢慢地将他压倒在了床上。

细密的吻落到托尼的脸上和脖子上,史蒂夫尝试着解托尼的腰带,却被托尼拦住了。

“我去洗个澡。”托尼红着脸说。

“和你一起。”




托尼趴在按摩浴缸边上被史蒂夫从后面进出的时候,还在想自己的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居然答应和史蒂夫一起洗澡。

“在想什么?”史蒂夫对于托尼的走神显然很不满意,不由得加重了腰上力道,托尼被顶得有了哭腔。

“没、嗯…什么…”托尼回答的断断续续,实话实说,托尼已经很久没有和史蒂夫上过床了,内战的时候吵的吵逃的逃,每天都活在筋疲力尽之中。

“奇异博士为什么和你靠那么近?”

“他、啊、看之前...的事......”

“真的?”史蒂夫边说,边用力顶了一下。

回答史蒂夫的是托尼抑制不住的哭腔......




“托尼说那只是个玩笑。”史蒂夫对众人说,“他想退出复仇者的事。”

“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是你来说?”克林特问。

“该睡午觉了,鹰眼宝宝,有些事情不要多问。”Natasha说。

“我同意。”布鲁斯举手赞同道。


评论(5)

热度(193)